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星如雨(刀無極♀/御♂漠♀)

繼續做死極限摸魚(躺平


只為了圓一段妄想。


大概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但美的一張漠刀性轉,美極了,惦記到現在,開個腦洞寫一寫(欸

既然要性轉怎能不拉上小紅姊姊(艸

假的御刀,真的御漠(???


……御漠tag只有兩篇文章不科學!(冷成殭屍QQ

 

 

 

 

  時隔九年,御不凡終於會同父親與小妹再次回到荒漠。這一次卻也算不上返鄉,此行係隨同天下封刀主席拜會荒漠刀皇,輕裝出行。

  他的主席啊,於習武或者治下皆舉重若輕,挺直了腰板也才與他的鼻子一般高,卻敢昂首闊步站上刀盟之首的位置。御不凡生性體貼溫柔,自天下封刀前往荒漠的漫長跋涉中無微不至,是真熨貼,卻大多數讓刀無及抿著嘴唇,委婉道謝推卻了。

  偏偏玉秋風個性倔強,二八年華的少女想證明自己不比男人嬌弱。那日他們一行四人行至荒郊野外,畢竟時事遷移,誰曾料想原來開在此處的唯一一家客棧竟也歇業了。御不凡提議再走一段看看,玉秋風說乾脆露宿有何妨,刀無極微一沉吟,決定露宿。

  他們升起篝火,就著清水吃了點乾糧。火光映照下每個人的臉都紅撲撲的,刀無極側過臉來,溫和道:「夜裡趕路總是不好,勞形勞神,危險也多。」

  御不凡頷首,從包袱裡扯出一件披風:「更深露重,主席仔細著涼。」

  刀無極想了想,忽然解下身上金紅外袍:「你手上那件給我,把這件衣服拿去給秋風蓋上。」

  指尖碰觸到厚實柔軟的衣料,御不凡縮回手,躊躇道:「還是我這件給小妹吧。」

  刀無極笑笑:「去吧。」脫去外袍,裡面是樸素的黑色中衣,她隨手將外袍披在肩上,荒豹雷刀擱在腳邊,閉目養神起來,察覺御不凡返回,輕聲道,「我先守夜,之後再叫你起來。」

  當然後來御不凡是一覺到天明,睜眼時天光大亮,刀無極已經穿戴整齊,玉秋風仍裹著夜裡那件披風,而玉刀爵手裡拎著兩隻野兔回來。他們休息足夠便繼續上路,於日暮時分踏進萬里狂沙的荒漠。

  荒漠的夕陽極其壯麗,以無邊暖色渲染滄桑,他們腳下的影子被拉得長長,延伸在滾燙的沙地上。荒漠刀皇已經親自出來迎接,許是行前已有通過書信,竟與刀無極和玉刀爵暢談當年之事,邊聊著邊延請四人入得帳內。

  御不凡左顧右盼,西邊那日輪已逐漸沉沒,東邊的夜色便淹了上來。荒漠的酒最以烈字聞名,御不凡自小離開,而今回來不曾想初嘗便是此等辛辣滋味,不仔細嗆咳出聲,滿臉通紅。玉刀爵頗為無奈,尚不能飲酒的玉秋風掩面偷笑,刀無極回頭看他一眼,對刀皇道:「不凡不擅飲酒,刀皇可有清水?」

  清水拿來,御不凡喝了幾口順過了氣,便見刀皇微微一笑,喊出一個名字,御不凡捧在手中的杯子都忘了放回地上,轉頭看向帳篷入口處轉進來一名女子。

  她的確是用轉的進來,手持一柄彎刀。想來此時外頭應是滿天星子,她紅白色微捲的頭髮上似沾了露水氣,刀上寒芒逼人,赤著腳走進了帳內。原是舞刀,她緩緩抬起手臂,腰向後一折,倒行數步,御不凡先是盯著她的臉,冷不防眼前出現一雙小腿,肌肉細長、穠纖合度,白皙的腳踝上掛著鈴鐺。

  這個時候他才聽見鈴鐺的響聲,眨眨眼,刀光閃過,她又遠去了,像潮水一樣。也無人替她唱和伴奏,她一個人擎著彎刀起舞,腳踝上的鈴鐺一陣一陣輕響,一個人的軀體當然是溫熱柔軟的,刀卻又快而冷厲,恍惚是荒漠上空旖旎的雲彩與閃電雷鳴滂沱暴雨交織,吹來的風總夾帶著粗糙沙礫,吹得人臉也紅撲撲的。那些令人懷念的日子呵。

  一曲舞罷,身側鼓掌聲傳來,御不凡側頭看去,竟看見主席微笑著拍手。刀皇笑嘻嘻地介紹道:「這是我的女兒,絕塵。」

  刀無極也不含糊:「方才絕塵姑娘運刀剛猛有餘,又不失靈活,確實驚豔。想來習刀已有一定的根基,日後應可大有所成。」

  「能得女中豪傑的主席這一席話,我都感到驕傲了。」刀皇朗聲笑道,「此次相邀本是為了再續上當年未能分出勝負的約定,如今我已不動刀多年,只一心栽培這個孩子,若主席能指點一二,便也算得償所願。甚至主席若不嫌棄,也可與絕塵訂下約定。」

  刀無極一楞,看向漠刀絕塵,有女初長成,她低著頭,只看得見光潔的額頭與遮住眼睛的濃密睫毛。想來也沒有理由拒絕,刀無極便爽快應下了。

  曲終人散,刀皇各自為他們安排了住處。夜晚御不凡鑽出自己的帳篷,一腳深一腳淺地走了長長的、蜿蜒的一段路,路的盡頭一片湖泊,湖水清澈,倒映滿天繁星,天上人間。他走得近了,看見一道背影,便輕聲喚道:「絕塵。」

  漠刀絕塵回頭,知是御不凡,嗯了一聲。御不凡走到他身前,嘆了口氣道:「怎麼覺得妳見了我,好似沒有很開心。」

  「沒有,」漠刀絕塵這才看向他,「我很開心。」

  御不凡到底比她高了一些,他低頭,就能看見她尖尖的瓜子臉,狹長的眉入鬢,偏偏頰邊的捲髮柔軟,看起來倒也不怎麼兇。他左看看,右看看:「那妳笑一個?開心了不就要笑出聲來嘛。」漠刀絕塵仍不笑,輕輕皺眉,御不凡便搖頭,「算了,不勉強妳笑。倒是九年沒見,妳竟生得如此好看,剛剛舞刀時我都要懷疑是不是那個小時後嬰兒肥的絕塵了。」

  「你小時候也嬰兒肥。」漠刀絕塵說道。

  御不凡笑了出來,漠刀絕塵此時身上仍穿著舞刀時的那一身衣裳,沒有袖子,只在上臂處戴上金環,當然也沒有衣領,紫色的紗衣直接勒住胸口的曲線,包裹住最柔軟的地方,下襬垂綴著流蘇,遮遮掩掩著纖細而有爆發力的腰,裙襬也不長,恰好蓋過一半圓潤的膝蓋骨,鈴鐺自然是取下了,但是她仍赤著腳。他又看見她單薄而料峭的肩頭,便抖出一件披風來:「這是這次特地帶給妳的禮物,」頓了頓,「不過在來的路上借給秋風蓋過,妳不會介意吧?」

  見漠刀絕塵搖頭,御不凡才替她繫上。他的手環過她的肩膀,觸手果然滑膩又冰涼,他忍不住嘮叨:「我說絕塵啊,下次也記得多穿幾件衣服再出來。」

  「你不是給帶了披風嗎?」漠刀絕塵回答。御不凡竟一時噎住。

  他不禁失笑,她又怎麼能知道自己會帶了披風來?

  忽然漠刀絕塵猛然回頭,御不凡隨著她一同望去,只見刀無極緩緩向他們走來。夜裡風大,她平常梳得一絲不苟的頭髮也在這荒漠之間散亂起來,仍是天下封刀主席穿得那一襲紅袍,華麗威嚴,貴重得令人承受不住。

  「這麼晚了,主席還沒休息?」御不凡先開口。

  刀無極點點頭:「故地重遊,便想來懷念一下。」她笑笑,「原來我的故地並非我的,只怕是我打擾了你們。」

  御不凡竟有些不好意思:「分別日久,自然是想要好好地聊一下。」

  刀無極再次頷首,欲轉身離開時卻被漠刀絕塵攔下了:「且慢。晚宴上聽父皇那樣說……能不能讓我看看妳的刀法。」

  聞言刀無極與御不凡俱是一楞,這刀皇之女畢竟年輕,頗有幾分心高氣傲自然不奇怪。御不凡低聲喚她:「絕塵……」

  刀無極道:「今日答應了刀皇,我肯定要教妳一些東西,本也不急於一時。」她抬眼,看進漠刀絕塵漂亮的紫色眼眸裡,「妳若是堅持也未嘗不可,可惜在場的妳我三人裡均未帶刀。」

  漠刀絕塵退後一步,驀然揚手,身側湖水飛濺,足有數尺高,竟是以氣凝刀,生生劈開一方湖面。御不凡低頭看去,滿湖的星光瞬間化作泡影,他唉呀一聲也跟著向後退開:「絕塵啊,我知妳想看看主席的功夫,卻怎麼一言不和就動手呢。」

  「好。」刀無極沉聲道。她大步走向前,因著腳上穿著黑色毛氈靴,便在身高上稍稍壓了漠刀絕塵一截。湖面波瀾未平,刀無極輕聲一喝,兩手高舉過頭,再狠狠斬下,大開大闔,這一次湖水並未濺起,卻瞬間出現一條可容一人通過的道路,水聲陣陣,迴旋的水流造成一處處漩渦。

  御不凡蹲在邊上,這次回來他還沒和絕塵一起釣魚呢,都把這些魚啊蝦啊折騰得暈死過去了該如何是好?

  漠刀絕塵微有動容,便聽得刀無極問道:「妳可要與我過招?」

  饒是御不凡都抬起頭來凝神細看,主席竟要親身教導,便是大少爺二少爺平日裡也都不見得有一次這樣的機會。漠刀絕塵自然一口應下,刀無極先退後,向她拱手,漠刀絕塵也跟著照做。

  「其實我本來也沒什麼可以教妳,」刀無極道,「我們的刀法本非同一路數,我想刀皇也許只是要替妳找一個對手。」

  漠刀絕塵刀走輕靈,猶有一絲狂暴,使將起來竟似將刀無極籠罩在一陣風沙飛揚中,可是刀無極本來沉穩,她的雙腳竟兀自不動,只抬手格擋,氣流相衝之間能迸濺出星星點點的火光。刀無極一雙黑沉沉的眸子看向氣流之後的漠刀絕塵,又說道:「當此時妳的根基不夠雄厚,我要破這刀網自然容易。」她深吸一口氣,膝蓋微彎,刀氣已劈向漠刀絕塵的腰部,這一次換成漠刀絕塵回招抵禦,卻被逼退制攻擊圈之外。

  刀無極習慣負手而立,風停了,她的頭髮便又乖乖地垂在腦後,面容沉靜,竟有幾分忘我的神態,似乎站在無垠的荒漠中與站在天下封刀的演武臺上於她並無什麼不同。漠刀絕塵低喝一聲,她的頭髮與衣珊開始無風自動,蓄力朝刀無極發出蠻橫霸道的一道刀氣,卻見刀無極微微搖頭:「妳應該要發展出一套最適合妳自己的刀法。現在與我過招,仍是有些早了。」

  兩人的根基自然不能比,刀無極將漠刀絕塵發出的刀氣從中破開,轉眼已移至漠刀絕塵身前,她指掌間只餘留一絲微弱真氣,本來要衝向漠刀絕塵肩上繫著披風的帶子,刀無極看見了,生生停頓一下,手掌微抬,便削下漠刀絕塵幾縷白髮。

  「今日先這樣吧。」刀無極收回手,轉身離開。

  她如來時一般,一個人走在廣袤荒漠裡,滿天星光仍舊閃閃爍爍。可是刀無極這個人啊,她行走於天地間,給人的感覺竟非是天地環抱著她,而是她揹著這滿天璀璨星光踽踽前行。

  御不凡來到漠刀絕塵身邊,見她默然望著刀無極的背影,輕聲道:「我看主席也頗欣賞妳,她從來說到做到,以後妳還有與她較量的機會。」

  「我去找你。」漠刀絕塵道,她見御不凡訝然轉頭,便一字一句地說清楚,「以後我在刀法上更進一步了,就去中原找你。也找她。」

  御不凡便忍不住去牽她的手,摸到一手冷汗,便輕輕握緊了,將漠刀絕塵的手捂在在掌心裡。

 

 

 

 

END


评论(10)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