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滿庭芳(御天五龍/赤麟、星痕性轉)

又是隨手起的標題(。

我只是想寫綁頭髮……

寫二姊和四妹寫得特別開心,下一篇終於要寫二哥了(揍###





  下午天氣悶熱,皇城內其實也無聊的緊,彼時皇胤尚未成為天尊,身為太子事務繁忙,用過午膳便匆匆離去。赤麟才從邊疆回來,也不對這安逸生活感到新鮮,哪兒也不去,坐在窗邊手撐著頭,閉眼休息。

  這幾天不外出,她仍將自己整理得一絲不苟,此時卻有一縷鬢髮自頰邊滑落,三小龍在一邊嘀咕許久,銀戎和星痕終究鬧不過白帝吵著要玩赤麟頭髮,銀戎無奈道:「還是我來編辮子吧,免得你將二姊吵醒。

  白帝有些不服氣,卻也無從反駁,看著三哥安靜走向二姊,輕輕攏起那黑色的,卻會在陽光下泛著紫檀木一般的光澤的頭髮,想必柔軟的……白帝還是想玩頭髮,他轉頭看向難度稍微低一點點的小姊姊,有些沒大沒小:「星痕…‥」

  星痕是找不到合適且有力的字句來拒絕他的,她抬手拍拍白帝的頭,悶不吭聲坐到矮凳上,白帝便高高興興地也替她綁起了頭髮。

  銀戎悄悄將赤麟垂在胸前的那兩綹最為鮮豔的紅髮也攏在手中,他隱約感覺到赤麟的身體有一瞬間繃緊了,便不敢再動,待得赤麟又慢慢放鬆下來才又繼續,二姊的頭髮確實是柔軟的。

  他專心給赤麟綁好一條辮子,紅的黑的髮絲交錯,十分漂亮。

  「白帝你弄痛我了。」忽然身側傳來星痕軟軟的聲音,銀戎訝然轉頭,星痕本來微鬈的頭髮亂成一個鳥窩,白帝手忙腳亂地欲替她整理,結果當然是愈弄愈糟。

  一隻虎口帶著繭的手橫插進來,白帝看著赤麟伸出食指在自己額頭上推了一下:「頑皮。」他捂著額頭後退兩步,眼圈就紅了。赤麟坐到星痕身後,又對銀戎道,「梳子。」

  銀戎拿出隨身攜帶著,方才也用來給赤麟綁頭髮的木梳,赤麟接過,垂下眼替星痕輕輕將髮結梳開。星痕的頭髮仍帶著小女孩兒的細軟,握在手中滑溜溜的,被白帝一通搗亂全糾纏在一起,難分難解,饒是赤麟也不由蹙眉,偏偏手下也不敢用力。

  白帝有些委屈地站在一旁,他碰了碰盯著二姊的手的銀戎,銀戎轉過頭來見著他睜著紅紅的眼睛抬頭看著自己,有些心軟:「二姊一向這麼說話,她不生氣的。」頓了頓,「可你也不能再頑皮了。」白帝點點頭,但心裡還是有些委屈。他固執地認為因為赤麟是直髮,而星痕是捲髮才會搞成這樣。

  皇胤把手頭的事情忙完,偷閒來看弟弟妹妹,推門而入時見到的就是這麼幅光景。赤麟的腦後垂著一條齊整的辮子,正低著頭也給星痕綁頭髮,而銀戎拍著白帝的背,好聲氣地安慰著,白帝臉上繃著,心裡卻早已經釋懷。他稍微推敲便知曉是什麼個情況,每天每天手把手帶大的孩子怎能不清楚。

  「好了。」赤麟把星痕的頭法紮成兩束,分別自兩肩垂落,星痕一時間沒有鏡子可以照,茫茫然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個什麼模樣,十足十的憨態可掬。赤麟從星痕身後退開時抬頭看了皇胤一眼,皇胤心裡一樂,赤麟的頭型其實偏圓,銀戎編辮子時不敢打擾她,臉頰旁的鬢髮便沒抓得太緊,稍微修飾了以女人來說有些過份硬朗的線條,少了幾許殺伐氣息,整個人竟然更秀美了一些。

  皇胤走近來,彎腰摸摸星痕的頭,眼睛卻看著赤麟:「這樣很好看。」

  赤麟眉頭一皺,還來不及說話就被跑上來拉著皇胤的手的白蒂搶了白:「大哥大哥,說好要教我刀法的!」

  皇胤點點頭,把三小龍往院子裡帶,不忘拉上想走的人:「赤麟也來吧。」

  她倒是無從拒絕起,皇城像個鳥籠,折了人的翅膀桎梏到死,還能練練刀也是好的。只是到了院子裡,赤麟一看見掄起木刀就要對招的銀戎與白帝,眉頭又皺起來,看向皇胤:「你竟沒讓他們蹲馬步?」

  皇胤的冷汗登時就下來了,他有些為難地看著三小龍:「他們還小,只是先熟悉刀的感覺,尚無需如此嚴厲。」

  赤麟哼了一聲:「習刀怎可不從基本功開始。」她折了一截開著李花的樹枝,自己先示範起來。女孩兒蹲馬步的畫面著實不甚雅觀,好在赤麟回到皇城之後穿的都是袍服寬大的女裝,只一段束腰勾出玲瓏曲線,裙裾遮去大半身姿。只是不知道她在邊疆時一身勁裝,是否也如此教訓功夫不到家的將士們。

  星痕的身形尚未長開,倒沒有這樣的問題。

  三小龍一字排開,一邊蹲馬步一邊練習握刀的姿勢,赤麟手裡握著李花枝站在一旁,一有風吹草動就拿花繁葉茂的枝梢敲打他們姿勢走位的地方,或是手腕、或是膝窩、或是腳踝,抽下去會疼,卻不至於將手裡的木刀給掉了,加倍辛苦。

  銀戎與星痕兀自忍耐著,白帝有苦難言,巴巴地望著皇胤,卻見大哥默默轉過頭去,竟對他蹲得都發顫了的雙腿視而不見。三小龍汗如雨下、氣喘吁吁,明明連動都沒動,卻比平時疲憊了不知多少。

  好容易捱過兩個時辰,赤麟終於讓他們休息,銀戎默默地捶著自己的腿腳,星痕踉踉蹌蹌地保持著站姿,白帝則直接攤倒在地上。皇胤坐在亭子裡朝他們過去喝水,赤麟平時有些煩這長長的水袖,此時卻將它拿來揩星痕臉上的汗水。白帝忍不住又和銀戎咬耳朵:「為什麼赤麟偏心星痕?」

  銀戎看了看,發現白帝離大哥最近,再來是他,而自己和赤麟中間隔著星痕,卻見赤麟幫星痕整理好便收回手,於是小聲道:「大概是因為星痕也是女孩子。」

  白帝扁扁嘴:「可我也是小孩子啊。」銀戎聞言只覺哭笑不得。

  那廂星痕接過了皇胤遞來的水,卻先遞給了赤麟,赤麟把她的手推回去:「不用,我方才沒怎麼流汗。」

  星痕這才將水喝了。銀戎沒來得及收回視線,冷不防赤麟遞過來一方帕子,他愣了一下,這才聽見赤麟要他與白帝自己收拾,道謝接過。他戳戳白帝的臉頰:「其實二姊對我們也很好啊。」

  皇胤心裡有些波動,他一個大哥帶這三個孩子,身為太子平時亦忙碌的很,溫情有餘、體貼不足,現在赤麟回來了,三小龍明明也有自己的寢殿,卻願意待在冷冰冰的二姊身邊,畢竟還是個內裡柔軟的女人。可是他知道赤麟大約什麼時候會再次離開,疼惜三小龍,卻更不捨又要遠去的妹妹,他多想好好地照顧她。

  其實赤麟是滿詩意天成地跑,長老們既要把她外放,又怕日子久了她收買了軍心反咬一口,每年雙日淚星赤麟回到皇城之後,調令下來又要她去到不同的地方,如此奔波皇胤看著都覺得累。今年若是能講得上幾句話,他要給赤麟找個離皇城近一些的地方。

  休息夠了之後皇胤又有事情要忙,他們便各自散了,離開前赤麟讓星痕給她解開腦後的辮子。辮子綁了一下,她的頭髮又披散下來時有些微捲,銀戎和白帝眨眨眼睛,覺得赤麟與星痕愈發的相像了。

  三小龍進步神速,幾天後蹲馬步已不似第一日那般撐持不住,可赤麟卻悄悄地離開了。白帝平時抱怨得最兇,此時問問題也特別大聲:「那赤麟什麼時候回來呢?」

  皇胤微笑:「她說明年雙日淚星一定會再見。」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