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多雲時晴偶陣雨(刀無極)

副標題:人生苦短(不

我不只要摸魚,我還要摸魚摸到哭出來。

第一次在寫作過程中就掉下眼淚來,分兩天寫就哭了兩次,對於刀無極,我服氣(。

通篇妄想。

不要問我為什麼大夏天寫過新年。

一切BUG都是浮雲,意思到了就好(任性###






  於物質生活上,他是真的什麼都不缺了。

  刀無極事業有成,屬下們都對他又敬又愛,公司形象有口皆碑,個人形象除了離過婚之外似乎也不能再被拿出來說嘴。年紀也已經到了,雖然跡象未顯,但在各方面的危言聳聽之下,也不得不開始注意起防止掉髮的廣告來。

  去年年初,副總玉刀爵攜著他那倆剛進公司不久的兒子女兒前來拜年,除了往年都見得到的收藏紅酒之外,從小就與他認識所以不怎麼拘謹的御不凡與玉秋風準備了據說可以預防骨質疏鬆的保健食品送他。

  刀無極著實愣了一下,微笑道謝接過。玉刀爵還在一邊打趣道:「這兩個吃裡扒外的孩子,想到了總裁卻沒有想到爸爸我。」

  「有啊,爸爸。準備給你的放在家裡呢。」玉秋風忙道。

  玉刀爵當然不與她繼續計較,順口問起了另外三個孩子:「怎麼沒看到無形、無我和無心?」

  刀無極剛放鬆下來的表情又僵硬起來:「無我明天早上才回來,無形說是自己有安排不回來了,無心……在媽媽那裡。」

  玉刀爵這才反應過來此事不該提,御不凡便湊過來,賣得一手好妹妹:「主席我和你說,秋風上個月轉角撞到愛,幾乎和那部最新的偶像劇一樣,對象是隔壁天……」

  他被玉秋風從後面摀住嘴巴,順便以小臂卡住他的脖子,御不凡險些一口氣喘不過來,玉刀爵臉上有些掛不住,忙喝斥兩人沒禮貌。刀無極倒是笑了,請他們喝茶,吃點花生和杏仁小魚,又怕耽誤了玉家吃飯的時間,聊了約一小時便把人送出門去。

  這下屋子裡又剩他一個人了。

  新年自然也要放來打掃煮飯的阿姨回家團圓,他自己洗好使用過的杯盤並將之歸位,打開電視看了一會股票竟差點打起瞌睡來。

  事情一旦開了先例,就再難杜絕。去年如此。今年公司營運穩定,刀無極甚至疲於應酬,最大減少了社交程度,下半年更是連辦公室都不太進,臘月中旬就翻出已經泛黃的陳年電話簿,找出一支不知是否還在使用的電話號碼撥通。

  萬幸聆水仙並沒有搬家,也沒有換電話。她接起電話來的時候當然不認得令一端的低沉男聲,措辭和語氣接禮貌而戒備:「我就是聆水仙,請問您哪裡找?」

  「我是刀無極。」電話對面的男聲慢吞吞說道。

  她倒吸一口氣:「刀無極受過最重的傷是在什麼時候,哪裡受了傷?」

  「在大腿。」刀無極的聲音裡能聽出一絲笑意來,「十七歲的時候,不小心參與了一次仙人跳的行動,後來被對方尋仇差點打斷腿。」

  聆水仙這才放鬆下來:「真難得,怎麼忽然打電話過來?」

  「想請教聆姨當年的食譜。」刀無極老實回答,「做給孩子吃的。」

  聆水仙大笑起來:「當年我要教你老婆,她不肯學,還把我氣跑了,現在你卻來找我要食譜。」她當然看見了兩年前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聞,能與刀無極這麼說話的人大概也只有聆水仙一人,「我兒子們還沒回來,這幾天正好能教教你。」

  她與刀無極約定了時間,問過地址之後就掛了電話,之後立即開始準備菜肴所需的食材,年近七十的人了,卻絲毫不顯老態。

  當年聆水仙護校剛畢業,才開始實習沒多久,就遇到了被打個半死不活的刀無極。哦,那個時候他還不叫做刀無極,名字該是熾燄赤麟。桀驁的少年躺在病床上,請她幫忙擋下試圖訪問的媒體。

  他說他沒有家,也沒有家人。

  聆水仙給他換藥,看見他緊皺眉頭,手臂上青筋暴起,力道卻已經輕得不能再輕,要轉移他的注意嘛,又除了現實之外無話可說:「那醫藥費你打算怎麼辦?」

  這句話確實成功地讓熾燄赤麟分心,他把眉頭皺得更緊,半晌面紅耳赤地低聲道:「能不能請你先借我……我一定還你。」

  「可是你的醫藥費很貴啊,我一個月的薪水也不多。」聆水仙開始替熾燄赤麟重新包紮,看見他苦惱至極恨不能當初直接被打死的模樣才覺得夠了,「再說吧,對方大概會以重傷害罪被提起公訴,會有賠償的。」

  後來當然有賠償,剛剛好付清熾燄赤麟復原所需的一切費用。

  可是他依舊無處可去。聆水仙竟不嫌棄他,把這個茫然又叛逆的少年帶回自己家裡,兩個人縮衣節食過日子,熾燄赤麟開始四處打工,到圖書館借書來讀,直到能夠獨立負擔起一間雅房的租金才離開聆水仙。再後來接下了批發商老闆刀無后的產業,改名刀無極,開始為自己的事業拚搏。

  她看著他白手起家,與夢家的閨秀締結良緣,作為男方唯一受到邀請的家屬出席。夢家的那個女兒啊,人美、氣質也好,卻總恃錢傲物,相處久了便覺俗不可耐,她終於被這個弟弟的夫人給氣得不再聯絡。

  反正當時刀夫人也非常不喜歡她這個平庸的「姊姊」。刀無極夾在中間有些難做人,卻也不可能為了另外一位女性與夫人翻臉,於情於理都不合。

  聆水仙也無意詛咒別人,但刀無極婚姻的破裂於她確實是意料之中。

  兩天後她造訪了刀無極的家,這位企業主的家倒是不大,正好夠五個人住,廚房裡用具還意外的齊全。刀無極洗好了手等她發號施令,聆水仙嚴格起來絲毫不留情面,刀無極總像個做錯事的國小學生挨老師的罵。

  好在他的銳氣已被消磨得所剩無幾。

  一個多禮拜的時間,聆水仙每天早上來,鄰近晚飯時間才走,終於全數完成之後說是家裡兩個兒子也該回來了,看著刀無極將事先準備好的年菜包好放進空空如也的冷凍庫才離開。

  好歹也學了點關於廚房的常識,刀無極乾脆就自己下麵來吃,淋上醬油、把蒜頭拍碎了拌一拌,也是有滋有味了。他配著電視上的娛樂新聞吃麵,吃到一半接到大兒子和二兒子的電話,都說有事,不能回家了。

  刀無形野慣了,倒不教人意外;刀無我卻說是準備下學期升大學的考試,乾脆留在宿舍裡苦讀,若是考得好了,早放假也可以多陪爸爸。

  可這是過年啊。想來也不用指望已經離婚的夫人帶著無心來看他。

  幾天後他一早打電話請玉刀爵一家子不必來拜年了,說是家裡也沒有人在,玉刀爵在電話另一端倒是十分高興,這麼多年來總裁終於要和兒子們一起出去玩了,還祝福他們一路順風。

  刀無極掛了電話,將幾件衣服塞進旅行包裡,又從冰箱裡小心翼翼地取出昨天做好的年菜,一並打包好,全數放進車子的行李廂中。年關將近,他又連跑了好幾個地方,才買到了足夠的冰塊與保冷袋。

  他先去了隔壁縣市看才上小學的小兒子。

  算起來,刀無心可以說是個意外,婚姻後期的夫人情緒不穩,常常對無形無我動輒又打又罵,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無形越來越不喜歡待在家裡,無我則是能待在房間裡就盡量足不出戶。那日刀無極深夜加班回來,發現家裡杯盤狼藉,身著小禮服的夫人渾身酒氣,衝上來就想給他一巴掌:「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你還記得嗎!」

  刀無極當然沒有委委屈屈地接下這一耳光,他抱著夫人拉住她胡亂揮舞的手,覺得頭疼,一句話都不想再說。

  那一夜之後夫妻之間的關係並沒有改善,直到害喜症狀開始出現,夫人才重新開始照顧自己的身體,找回生活的樂趣。

  本以為一切都會重回軌道,可是無心的降生卻造成了母親極端的偏心,無我看在眼裡不多嘴抱怨,無形卻以極端的態度與行為來抗議,然後遭遇更極端的對待。刀無極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個家怎麼忽然就支離破碎了。

  刀無形揚言離家出走的時候他沒有攔。熾燄赤麟也是離家出走的,而刀無極後來自己做了父親,他才知道有時候愛不愛孩子與對他好不好是兩回事情。當年父親氣得宣布與赤麟斷絕父子關係,和事佬大哥怎麼勸也不肯回心轉意,他就倔強地走了。

  他想自己畢竟還沒割捨下與無形的情分,孩子總有一天會懂的。

  可是熾燄赤麟成了刀無極之後才明白的事情,又怎能強求刀無形在最意氣用事的年紀便有所覺察。

  前妻的新家到了。她在離婚時拿到了足夠的贍養費,依然衣食無憂,這個時候應該和放假的無心待在家裡。

  刀無極按響了門鈴,前妻從攝影機裡看見他的身影,語氣和用詞都極為尖銳地質問他此行的目的。刀無極回答來看兒子,便聽見刀無心軟軟的童聲:「是爸爸來了嗎?」

  前妻這才不情不願地讓刀無極進門,看見他手上拿著的大包小包有些莫名其妙,隨後冷笑問道:「護士姊姊做的?」

  「是又如何。」刀無極不耐煩地回答,走沒兩步刀無心就跑來報他的大腿。

  爸爸能來看他刀無心心裡十分高興,他生得瘦小,在小朋友的圈子裏頭難免受到欺負,別人又都有爸爸,獨獨他沒有,每一次被踩到痛腳便要掉眼淚,一哭對方又欺負得更厲害了。

  前妻對此沒少跑學校教務處,把一切過錯全推到刀無極身上,自己卻也沒有任何辦法能夠改變現狀。她看著刀無心黏著刀無極的模樣,又要吃醋,三個人吃了一頓氣氛極其詭異的午飯。

  本來刀無極也沒想要留,但是看著刀無心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的表情,兩個大人誰也不好開口,飯桌上只有爸爸媽媽單獨與兒子對話,彼此之間沒有交流。刀無心年紀太小,傻得沒發覺不對勁,開心地與刀無極分享他在功課上的優異表現,關於被欺負的事情倒是乖覺地一字未提。

  他還說爸爸帶來的年菜真好吃,聽得前妻氣白了臉。

  直到看著刀無心午睡進入夢鄉,刀無極才離開前妻的家。

  他在下午來到刀無我就讀的住宿制高中。那時與前妻吵得太厲害,雖然無我沒有提出,但刀無極想無形如此,無我怕是也受到了影響,便詢問無我是不是考慮到離家遠一點的高中就讀。

  刀無我向來對於刀無極言聽計從,既然爸爸這麼問了,意思很明顯。他沒有想離開家裡,沒有想離開爸爸,卻還是向刀無極點了頭。

  通過了校門口的保全檢查之後,刀無極提著年菜往宿舍樓的方向走,遠遠就看見在房間裡收到通知衝下來的刀無我。他最聽話懂事的兒子氣喘吁吁朝他跑來,呼出的氣體在寒冷的空氣中化為白煙,身上竟然沒穿外套。

  見面第一句話刀無極就開始訓他:「要好好愛惜身體,才有資本考試。」

  刀無我看見他臉上掩不住笑容,乖巧地點頭忙又要從他手上接過東西。這所學校的學習風氣很好,即便放假了,像刀無我這樣留下讀書的學生還不少,反正額外支出的水電費、管理費、人事費用家長付得起。

  幸好宿舍裡也是有冰箱和微波爐的。即便時間已過,刀無我仍然體貼地問起了刀無極吃過午飯沒,得到肯定的回答後才把年菜放進冰箱裡。

  「爸爸怎麼會來,公司難道不忙嗎?」刀無我問道。為免打擾到室友,刀無極和他站在走廊上聊天,此時刀無我已經穿上了足夠保暖的羽絨外套。

  刀無極回答:「你玉伯伯和不凡哥哥他們把公司帶領得很好,我也就沒什麼事情可以做了。」

  「那這樣爸爸可以多休息。」刀無我笑笑。

  刀無極沉默半晌,才低聲道:「是爸爸對不起你們,讓你們這麼辛苦。」

  聞言刀無我幾乎也想像弟弟那樣鑽到爸爸看似寬闊的懷裡,央他用強壯的臂膀抱起自己來。可是現在刀無極哪裡抱得動他呢:「最辛苦的還是爸爸吧。」

  刀無極竟一時無話可接,幸而刀無我和他談起了學校裡的趣事,以及考大學想要上什麼科系,父子倆聊了將近兩個小時,刀無極一看腕錶驚覺時間不早,拒絕了刀無我留他吃飯的邀請,草草看過兒子的宿舍,確定他住得還算舒適之後便趕著去找大兒子。

  最叛逆的刀無形跑得最遠,考大學時隨手填了個哲學系,反正不要和父親走上同一條道路他都好。

  以一般人的觀點來看,刀無形就是個紈絝,家裡有錢粉飾了所有關於家庭和成長過程裡的殘缺。他幾乎不回家,每個月固定從戶頭裡領到額度不低的生活費,生活得過且過,成績更是堪堪通過及格線,旁人指指點點裡的評價就是不學無術或者醉生夢死。

  這樣一個缺愛而渾然不知自己缺愛的孩子,卻要教他如何靜下心來進行哲學思考。

  刀無極抵達刀無形就讀的大學,再次通過保全的身分檢查之後很不幸運地剛好遇上刀無形自己騎著機車從一堵牆之隔的機車專用道出了學校。他常常如此,雖然不抽菸不喝酒,但是太過強烈的情緒也足夠令人夜不成寐,也不像宅男室友那樣有一臺電腦或者一支手機便可抵達心靈的綠洲,只好藉由駕馭速度的快感來抒發壓力。

  通常出去夜衝時刀無形是不帶手機的,刀無極撥了十來通電話,終於把宅男室友吵得受不了,摔下耳機怒氣沖沖地接起,大吼一句:「他不在!」便把刀無形的手機也摔了,震得讓通話直接結束。

  饒是刀無極也差點讓手機從手中掉出,可惜不知道刀無形的房號,否則何必乾等。他以為那句不在指的是出去吃晚餐,不想一等就等了一夜。

  他穿著極是保暖的仿軍用款大衣,一個大男人縮在駕駛座上,狹小的轎車空間令人不舒服,總也阻隔了外頭呼嘯的寒風。只是在這樣的條件下,終究難免手腳冰冷。刀無極昏睡了一陣,半夜還下車去檢查後車廂裡的年菜有沒有壞掉,幸而保冷袋準備得足夠多,在這樣的天氣裡撐個一夜不是問題,這時他才想起自己沒有吃晚餐。

  饑餓感湧上來便更難入睡了。刀無極重新躲回車裡,思忖著這個時間大概只有便利商店可以將就,但又怕自己離開之後恰好刀無形回來。便就這麼守了一整夜。

  唯一一次短暫離開是憋尿憋得難受極了,才到大學裡頭開設的便利商店裡上廁所,順手買了一個三明治和一杯咖啡。也是當年在為前途拚搏時才過上這樣的生活,不想於退休之前能夠再次體驗到。

  早上七點多刀無形才從海邊回來。他到海邊迎接日出,有種孤獨的快感,自以為心中的塵埃被一掃而空,吹了一夜的風,鼻頭凍得紅通通的,手插在外套口袋裡從車棚走向宿舍。

  他忽然停下腳步,看見宿舍前停著的一輛熟悉的轎車以及轎車前喝著咖啡的熟悉的老男人令他想要轉身拔腿就跑,跑回車棚再次騎上他的機車出去流浪。

  可是這樣太窩囊了。刀無形深吸一口氣,讓自己保持著一張臭臉走過轎車前。

  「無形。」刀無極叫他。

  刀無形停下腳步,轉過頭瞪著自己的爸爸:「你怎麼會在這裡?」

  聞言刀無極皺起眉頭:「我不能來嗎?」他又忍不住說教,「一整個晚上沒有回宿舍,過年不回家都跑到哪裡去鬼混,還不睡覺把身體搞壞!」

  刀無形簡直覺得荒謬,他想哭又想笑,一整個學期只打了三通電話,然後忽然跑到學校來指摘他作息上的問題?他冷冷回答:「不關你的事。」

  「混帳!」刀無極喝道,「你就這樣和你爸說話!」

  他是真沒想過刀無形被他的一喝給逼出了眼淚來。刀無形覺得自己丟臉至極,竟然在大學裡被自家父親大吼,最不爭氣的是自己還哭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忽然就要掉眼淚,快要兩年沒見的父親好像瘦了一點又老了一點,他依舊只看輪廓就認出他來。

  排行老大的孩子知道的事情當然也比較多。刀無形撞見了最多父母吵架的場面,甚至親耳聽見母親說沒有生下孩子該有多好。

  怎麼你們說不要我了,卻還要來管我過得如何?刀無形簡直委屈極了。

  刀無極也嚇了一跳,才想起這孩子都要二十歲了,況且此地也絕不適合大吼,他訕訕地讓刀無形先坐進車裡,刀無形也像個小學生一樣乖乖坐進去。

  太久沒有掉過眼淚,刀無形只覺得眼睛一陣刺痛,他不再想哭了,卻仍然繼續流著眼淚,好讓眼睛舒服一些。刀無極抽了幾張衛生紙給他,刀無形低著頭接過胡亂往臉上抹,父子兩人尷尬極了。

  最後刀無極只好也跟著鴕鳥似地避重就輕:「無我今年也沒回家,我做了幾道菜過來看你們。」

  刀無形震驚地抬起頭,不知道該先疑惑的是無我竟然也不回家,或者是爸爸竟然做了菜?好半晌他才後知後覺地想起如此一來家裡就只有刀無極一人了,紅著眼眶紅著臉,用沙啞的嗓音說道:「你開車到無我那裡再來找我的?」

  又抽了幾張衛生紙遞給兒子,刀無極點頭:「我問了聆水仙阿姨食譜,你應該還記得她。」

  「記得。」刀無形道,「後來被那女人氣跑了。」

  刀無極沉下臉來:「那是你媽。」

  「對,我媽。」刀無形聳肩。

  刀無極拿他沒辦法,又口頭唸了幾句注意禮貌之類的話,這才下車打開後車廂,提出年菜來遞給刀無形。畢竟是有年紀的人了,熬了一整夜、喝了一整罐咖啡,此時刀無極只覺得頭重腳輕只想趕快躺平睡上一覺。

  「謝謝爸。」刀無形接過他手中的大包小包,吶吶道,「我過幾天會回去,你也趕快回家。」

  刀無極和他揮揮手,坐上車子駛出校園,隨便找了家就近的汽車旅館補了個眠才開車返回家中。回到家已是下午,他洗了個澡,冰箱裡再次空空如也,只好再找出前兩天的麵條,一碗陽春麵也是一頓飯。

  吃完,洗好碗,正想看點書門鈴卻響了。

  他從鏡頭裡看見門外站著的男人,不由倒吸一口氣,顫抖著手開了門。

  門外的白髮男人脫了鞋子進了門,穿上他找出來的新拖鞋,就杵在原地盯著他看。刀無極喉嚨發緊,乾巴巴地問:「請問有什麼事嗎?」

  「赤麟,我們找了你很久。」白髮男人驀然嘆息。

  當然很久,都幾十年過去了。刀無極看著白髮男人皺起的眉頭和一臉嚴肅的表情,除了眼底的滄桑,竟與當年他離家出走前夕時的大哥如出一轍。

  那個晚上大哥跑出來抱住他,說:「赤麟我不希望你走,但是你要走大哥也不會攔你,安頓下來之後記得和大哥報個平安。」熾燄赤麟直到隔天晚上才發現自己的外套口袋裡被大哥塞了一筆錢,一氣之下將那筆數目不小的錢全投入了樂捐箱,電話也未曾撥出一通。

  刀無極閉上眼睛,又睜開:「讓你們費心了。」

  「赤麟,爸媽其實也很想你。你看要不要找個時間……」他的這個傻大哥啊,說起話來竟像他們幾十年來未曾分開過。

  刀無極打斷他:「他們好嗎?」

  天尊皇胤愣了一下:「身體都還健康,過得算不錯。」

  「銀戎他們好嗎?」刀無極又問。

  天尊皇胤答:「都很好,白帝前幾天還訂婚了。」

  刀無極道:「這樣就夠了,白帝結婚時你替我包個紅包吧。」

  天尊皇胤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你難道都不打算回家了?」

  「是不打算再去打擾你們了。」刀無極忽然拋出另一個問題,「你吃飯了嗎?」天尊皇胤搖搖頭,刀無極走進廚房,倒出剩下的一把麵條,再次打斷天尊皇胤企圖說服他的字句,「家裡沒什麼,你可能要將就一下。」

  天尊皇胤閉上嘴巴,他開始環顧刀無極的家。

  他有家了。

  雖然此時是冷清的,但看得出來並非一個人居住。

  天尊皇胤吃了刀無極下的麵,調味方式和兒時母親的手法一模一樣,只是不同的手調配出的口味都稍有不同。

  刀無極將失望的天尊皇胤送出家門,給了他白帝的紅包錢,又在對方的堅持下互相留了手機號碼和通訊軟體的ID。關上門,收拾好餐桌和廚房,終於可以安靜地看書,幾個小時後躺上床,正好收到兩個兒子和一個哥哥發來的新年快樂。






完。


评论(8)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