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哇哇大哭。

最近和朋友們說起愛上刀無極的姿勢,是這樣的。

隨便哪個人:刀無極卑鄙,刀無極無恥,刀無極小人。

我:對,沒錯。刀無極有夠卑鄙,刀無極有夠無恥,刀無極有夠小人,可我就是喜歡他,不然你咬我呀。

講完之後哈哈大笑,可以說是非常的理直氣壯了。但事後想想,也說不上心酸,只是我也知道他不好,不需要別人再來一一細數了啊。

龍戰整體評價挺糟糕的,但那幾集我總是看得掉眼淚。最開始喜歡刀無極的時候還是天下封刀主席被欺負的老好人(也許最初是被傲世蒼宇這首曲子吸引……),然後龍戰大逆轉成了反派Boss,我竟然更喜歡他了。

哎呀,一個人終於可以不必再戴著偽善的面具,使壞得如此真實情感,連沽名釣譽都不屑為之,我喜歡。只是後來看到熾燄赤麟披著刀龍戰袍一個人坐在地上喝酒,忽然意識到他真的是孑然的一個人了。詩意天城裡受盡質疑時的撐持,到苦境佈局機深對兄弟下屬們趕盡殺絕,復仇之路是一個人在走。

他一個人呀。

我暴哭。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一世長安,但說不定這樣我就不喜歡他了。那麼如果可以,我想亦步亦趨跟著他,緊緊抓著他沾染鮮血的雙手,我願意跪下親吻他猙獰的爪牙,我就是這!麼!愛!他!

他不是一個人多好。

看見大哥對他不離不棄真是既高興又心酸,看見尚風悅擲地有聲敲打他,看見莫汗走廊一戰後雅少問天狼星想不想小茶,每一次都哭得讓我媽不認識我(。

他回頭呀。他勇敢地回頭了呀。我覺得我又更喜歡他了。(咳,這裡辜姑且不討論正反派轉換的突兀問題。)

尚風悅說得太好,若他有勇氣回頭,至少他會記住他的名字。讓醉飲皇龍的付出沒有白費。

最後的自爆啊,真的是十分唏噓,我縱然捨不得,但也不知道能有什麼樣的結局適合他了。一心向死,而且不假他人之手。

這樣就好了,至少他死去得心滿意足。

他當然不能是白月光朱砂痣。他是我心上斑斕的一道疤。

重點不是他是一道觸之即痛的疤。

重點是他在我心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