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晚鐘與霓虹 楔子(主侯楓/咒施/劍玉劍)

忽然發現我好像還有東西可以發(欸





  今年的第一場雪於午夜時分悄然落下,偏又來勢洶洶,兩個小時內就把滿地枯黃發脆的落葉掩埋在雪層之下——恰好也避免了訪客的腳步踩在上面發出的窸窣聲音。

  路燈昏黃,寂寞佇立於孤兒院前,也正好為遠行而來的訪客指引了方向。

  訪客有一雙綠幽幽的眼睛,在風雪之中奔馳而來,牠弓起背脊,寬厚的腳掌抓過綿軟的一灘雪,在下一秒又遠去,幾乎沒有雪沫飛濺而起。要不是有那一盞寂寞的路燈,很難在夜裡看見這一匹黑色的大狼。

  忽然幾片雪花飛落到狼的眼睛裡,牠側過頭低嗥一聲,顫動的耳朵在風聲裡捕捉到翅膀拍動的聲音,竟有一隻鳥兒緩緩飛落在牠的背脊上。要不是有這一匹黑狼與寂寞的路燈,很難在這大雪中看見這一隻潔白的雪鴞。

  牠睜著黑且圓亮的雙眼,森森地啼叫了幾聲。

  一輛黑色而且沒有車牌的轎車才緩緩開近,輪胎與雪鏈在積雪上留下明顯的車轍,車上的人將它一直行駛到孤兒院的大門前,才關了燈、熄了火。

  車上走下來兩個裹在長風衣裡頭的人,他們當然也戴著帽子、圍巾和手套,腳上穿著皮製的靴子。咒世主在門上快速與緩慢地各敲三下,不一會門開了,老牧師拿著手電筒迎接滿身風雪的兩人進入。

  他帶領他們走過陰暗的走廊和許多道門,進入一間約十坪大小的房間,裡頭擺放了六張平板鋪成的小床,八個嬰兒躺在稍有霉味的毛毯上呼呼大睡,粗糙的木製欄杆圍繞著他們。

  無衣拍了拍自己快要凍僵的臉頰,這個房間裡溫暖的空氣和淡淡的奶味讓人既疲倦又放鬆。他緩緩繞著房間走了一圈,又站在門口低頭思考了一會兒,最後來到最靠左的位置抱起那個嬰兒。嬰兒的頭髮又細又軟,在老牧師提供的手電筒的光線下得要瞇起眼睛來才看得出那是十分漂亮的淺紫色。

  他睡得很沉。無衣輕輕地將他攬在懷裡,讓他細嫩的小臉緊貼著自己的大衣,又用另外一隻手捏了捏嬰兒的小手。可是嬰兒一點兒反映都沒有。他抬起頭來,看見咒世主已經站在門邊,手裡也抱著一個嬰兒。

  無衣小心地用手電筒照向那個孩子。他有著柔軟的粉紅色頭髮。

  是不是應該重新了解一下咒世主的品味。無衣搖搖頭,將手電筒交還給老牧師,兩個人便出了孤兒院,在門口老牧師對著兩人深深鞠了一躬,無衣想了想,還是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裝了滿滿紙鈔的信封遞給老牧師。

  大黑狼與雪鴞已經不見蹤影,咒世主與無衣上了車,悄悄離去。幸而此時大雪還未停止,天亮之後雪有的痕跡都將被抹去。

  幾天後報紙的一個角落報導了本來可能倒閉的古老孤兒院近日收到一筆不知來源的善款,暫時緩解了經濟上的危機。無衣看著咒世主笨手笨腳給孩子餵奶,問道:「你打算給他取什麼名字?」

  咒世主皺眉:「不知道,反正無論我取什麼名字你都可以否定,乾脆就交給你。」他頓了頓,「但是這個孩子將來一定會成長為強大的哨兵。」

  無衣不置可否,他看向嶄新的嬰兒床裡貪睡的另一個孩子:「就叫做楓岫與拂櫻吧。」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