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沉香屑04(新修) 君子(無衣中心)

我有沒有說過自創角都是會便當的(揍





  那夜雅狄王的鐵血手段著實令四魌界震上一震,天尊皇胤蹙眉沉吟,立於他身後的熾燄赤麟泛著血光的刀龍之眼裏頭風平浪靜,火宅佛獄的邪天御武聽罷撫掌大笑,哪個霸王不是披著龍袍皇冠的豺狼虎豹。弭界主閉上眼睛表示哀悼,摩訶塹一夜裏沉浮著多少條無辜人命,嗚呼哀哉。

  驟變的又何止是殺戮碎島,慈光之塔將軍死於邪天御武手中,輔佐更於此次四魌武會結束後失蹤,無衣與好友匆忙接任,昨日還紙上談兵,今日便是指點江山,才知道山高水深,何謂臨淵履薄。無衣便很少再回到於國士林裡與即鹿一同居住的那間宿舍,常常是趴在几案前就睡著了,猛然驚醒時,硯台裡尚有墨痕未乾。

  他難得回去一次,還是應了弭界主的提議,打算與即鹿從國士林中搬遷出來。本來他應該是已經畢業,這大半年裡倒是教新進入的師弟們見著了青衫布衣的年輕輔佐,歛著眉眼,來去匆匆。可偏偏弭界主提的竟是原來輔佐名下的那一座莊園。

  無衣自知那間房子是住不安生的,便婉言謝過了界主的提議:「原來輔佐便是子孫滿堂,闔家歡樂,而今輔佐不在,即便不致不濟,總要感到支絀,無衣若是再將那房子取來,便是乘人之危,落井下石了。」

  他是不願走進那一座深宅大院,像當年的輔佐,他的祖父,走進他們空曠的家中一樣。但總也不能就繼續待在國士林,便在距離街坊稍有一段腳程的地方起建了嶄新的居所,與輔佐原來那一座莊園遙遙相望,多餘的亭台樓閣捨去,佔地不廣,傍著竹林與河水,倒是少了些朱門深院的闊氣,多了幾分任真。

  這著實算不上大興土木,卻也無可避免招來些閒言碎語,少年得志,才接任輔佐便為自己張羅了一棟好房子,於旁人觀感未免有損,怕是才登上高峰,那赤誠初心便可隨手拋入萬丈深壑之中。

  無衣還是等到新居落成後才回國士林找即鹿,他的小妹啊,畢竟也到了可以出嫁的年紀,一直待在國士林的宿舍裡也不合適。這一次搬遷要比搬入國士林中時費時費力許多,他們將書冊裝箱,無衣製作的小玩意兒即鹿也沒捨得丟,再加上幾件不可缺少的家具,竟也滿滿當當裝了兩車。

  出得國士林時正巧遇上好友,說來也奇妙,不過數月之前,好友身著戎裝的模樣還像個撐不起威風的毛頭小子,今日再見,他當真有了將軍的鐵骨錚錚,知曉了生死、知曉了勝敗、知曉了權謀倥傯。

  他便拿一雙經過歷練的眼睛看著無衣,道:「數月不見,果真人事變遷。」

  無衣讓車夫停下,微笑道:「好友也是,士別三日,教人刮目相看。」

  好友應了無衣的邀請登上車座,向即鹿打了個招呼,坐在無衣身邊。他們倆坐一塊,即鹿在對面,她的身後就是國士林,兩人分別從兩道車窗看著舊日風景漸漸遠去。但其實遠去的只是他們乘坐的馬車,而非國士林。

  「從前只知道將軍為人耿直,而今才明白他耿直得多麼辛苦。」好友搖頭,「想來你作為輔佐,也不好過。怕是連起建一棟房子,也要遭人非議。」

  無衣道:「耶,總要給我與即鹿一個棲身之處呀。這花的錢也都是我自己的俸祿,精打細算,否則連飯都要吃不起了。」

  「哥哥你竟沒有同我說起,」即鹿忽然加入談話道,「累你獨自苦苦撐持,否則我也能做點事情。」

  聞言無衣的好友便打趣道:「照這個勢頭,恐怕無衣好友讓即鹿小妹妳做些活計貼補家用,旁人還要說是他虧待了小妹呢。」

  無衣失笑道:「倒不至於如此。不過若是只消一人吃苦,又何必讓兩人受罪。」

  「減輕另一人的負擔哪能叫受罪呢。」即鹿嘟囔著,卻總也不習慣與無衣爭辯,她知曉他對她的好,點滴在心,說不出口,無以為報。

  無衣轉頭又與好友說起國士林與新家以外的事情。有些人,即鹿聽過名字,不識其面貌,說的話、做的事也都令人意外,偏偏眼前的哥哥與他的好友還要去算、去猜、去推敲將來會發生什麼事。

  說來他們一路走到這兒,終於有了自己的家,著實不容易。

  新家裏頭確實空空蕩蕩,說來好笑,但也不怕別人笑,即鹿長這麼大了,才第一次與哥哥分房而住,起初尚有些不習慣,老覺得三更時分會有個人輕手輕腳走入房內,替她掖好被角,在另一張床上和衣睡下。現在她的房間裡只有一張床了,還掛起了輕薄透氣的蚊帳。真正像個黃花閨女的房間了。

  無衣本來還想請幾個人來照顧即鹿的生活起居,即鹿推說不必,十幾二十年來都是自己處理的事情忽然交給了別人,她一時無事可做,心裡也會慌,總不至於從無衣的妹妹成了輔佐的妹妹就手不能提、腳不能行了。縱然無奈,無衣也只得隨了她。不想小半個月後,他竟發現家中多了名僕婦,一問即鹿,才知道這一幢嶄新的房屋落成了,自然就有人來求一口飯吃,當時只即鹿一個人在家,雖是不需要,畢竟也不忍心將人硬生生辭退,算來其實也不離兄長的初衷。

  即鹿難得做主,無衣沒一次說不,雖則他原先想給即鹿找個聰明伶俐的丫頭,但看這僕婦忠厚老實,便也由著她去了。

  面貌相似的日子積累成流年,六年裡稱得上大事的,不過即鹿也開始在慈光之塔境內漫遊一樁。她是漫遊,三五日回家一次,每晚睡在不同客棧相差無幾的床褥上,循著當年兄長奔波的路途走。路上聽見無衣輔佐的故事已經被編成小說話本,在說書人口中讀書時懸梁刺股、求學時篳路藍縷,為自己掙得一席之地的這一程啊,難道不是血淚斑斑。

  這些故事聽著有趣,她的哥哥於自身少欲無為,哪裡來的流血又流淚呢。當然偶爾她會聽見自己的名字,即鹿小姐四字在慈光之塔已是叮咚作響,當然見過她的人不少,知道她名喚即鹿的人卻極少,旁人可以自行想像,誇她沉魚落雁、冰肌玉骨有之,讚她心靈手巧、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不輸其兄者亦有之,只有聽故事的孩子們欣羨他們兄妹倆感情好,十幾二十年相扶傾。說書人本就機靈,話鋒一轉,能講起無衣輔佐是怎麼教導即鹿小姐的,少時兩小無猜的情景說得繪聲繪影。

  即鹿噗嗤笑了出來,隨手賞了些銀錢,翩翩然離開了。

  她在漫遊,她的兄長無衣仍坐在几案前,悄悄點起一盞小燭,在慈光永耀下這一燈如豆,卻也矢志不移、顫顫巍巍地燃燒了六年,甚至更久。

  又一屆四魌武會來臨,本應是於火宅佛獄舉辦,上天界的熾燄赤麟卻忽然站出來,直言火宅佛獄土地貧瘠,資源稀缺,縱然民風尚武好戰,恐怕也負擔不起如此盛會,或許,不,應該跳過火宅佛獄,而直接將地點改在詩意天城。

  聞言饒是向來狂放不羈的邪天御武也不由大怒,到底是一境之王、一方之霸,四魌界之中除雅狄王以外再無人可與之匹敵,熾燄赤麟對他的國家出言不遜,無異於往他的臉上甩耳刮子。他一站起來,屁股下的椅子就化為齏粉,橫眉怒目的臉上隱隱有閃著火光的鱗片浮現,天尊皇胤連忙喝道:「赤麟,退下!」熾燄赤麟的身軀一震,也陰沉著臉退回兄長身後,無衣與雅狄王相對而坐,兩人皆不作聲,靜待天尊皇胤替自己緩頰,「赤麟口快,若有衝撞了獄主,望海涵。」

  邪天御武哼了一聲:「我何曾是個有容乃大的人了。」

  無衣抬眼,先是看見殺氣騰騰、宛若閻魔修羅的邪天御武,然後看見立在他身後,眼神陰鷙的咒世者,年紀尚輕,還未能呼風喚雨,也沒能收斂起沉沉的怒氣與殺意。冷不防對方也抬起眼來看像他,無衣心中一凜,殺誰?

  天尊皇胤站在了弟弟的身前,便不會再後退了,況且邪天御武的作風他也著實看不慣:「赤麟所言雖多有不敬,但也絕非空口無憑,獄主可以三思。」

  「孤倒也贊同赤麟二殿下的提議,獄主既然敢在殺戮碎島掌斃慈光之塔的將軍,如何教我輩安心於殺戮碎島之內比武論道。」雅狄王也終於發話了,無衣將視線收回來投向他,這也是逼迫著慈光之塔表態了。

  賭呀,賭邪天御武最先將矛頭指向道貌岸然的詩意天城或者兵強國富的殺戮碎島,現下疲弱的慈光之塔怕是激不起這個魔王的興趣的。無衣沉吟道:「獄主既殺我慈光之塔的將軍,慈光之塔的子弟兵們想來也是不願意踏上火宅佛獄的土地了,至於這一屆四魌武會將在何處舉辦,無衣出任輔佐不久,要承擔如此盛會實在惶恐,悉聽天尊與雅狄王的尊便罷。」

  聞言天尊皇胤臉色一變,卻被雅狄王搶了個先:「六年前已是由殺戮碎島籌辦,若明年仍交由殺戮碎島,孤深感榮幸的同時卻也惶恐,怕是於天尊、輔佐與獄主皆有不公,如此尚要煩請天尊多多擔待。」

  天尊皇胤笑得有些勉強:「這個自然。」

  被他擋在身後的熾燄赤麟神色明晦不定,邪天御武眼中的滔天怒火也逐漸平息下來,第二次警告:「我就要看看你詩意天城倒是多麼的繁華昌盛,足以承受我邪天御武的憤怒!」

  這次會議如同上一屆的四魌武會一般,火宅佛獄的王先行離去,尷尬收場,只是雅狄王再沒有同天尊皇胤與無衣客套,他起身,不冷不熱地說道:「弭界主果然知人善任,無衣輔佐相較於上一任來說,確實更精明睿智。」

  無衣微笑道:「不敢。先要知己,才能再談知彼,無衣方才所言絕非託辭,可不比雅狄王深藏不露呀。」

  雅狄王大笑,連說了三聲「好」、一句「不冤枉」,便昂首闊步離去了。餘下面帶憂色的天尊皇胤與似乎是面帶譏誚的熾燄赤麟,無衣也向兩人拱手告辭,留給兄弟倆說話或者爭吵的空間。

  來年無衣與好友同往詩意天城,慈光之塔四季如夏,除了往高處與摩訶塹走,鮮少感受到季節遞嬗,他們橫越了詩意天城與慈光之塔間的石棧天梯之後,才踏上了四魌界頂端的國度。果然春城無處不飛花,往下看去,山色縹緲、雲霧繚繞,百花爭妍的詩意天城與天光爛漫的慈光之塔間竟隔了數重天險。

  他們出發得早,抵達得也早,便優哉游哉逛起了大街,詩意天城的人民天真而驕傲,落落大方,熱情好客,確實是個由龍族所呵護著的國家。無衣與好友流連半日,恍然以為身在桃源境。

  可惜這白日夢太容易碎,桃源境裏頭是沒有皇城的。他們終於進了詩意天城的皇城,不輸殺戮碎島的莊嚴巍峨,更是華麗許多,就是不戀棧權與利的人,也可以抱著欣賞的心情,從皇城那高於四丈的城門走入,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隨波逐流,然後才遠遠地看到皇宮,其中亭台樓閣精的精、巧的巧,一路奔往大殿上會見天尊皇胤,只好走馬觀花。

  到底是還年輕,好友不由嘆道:「嘆為觀止。」

  無衣也被沿途的昳麗風光迷亂了眼,腳下卻是愈走愈心驚,這詩意天城的皇宮瑰麗氣派,園林裡山環水抱,走的是九宮飛盤,暗藏伏兵與陷阱,誰敢輕舉妄動,便要立刻陷入山窮水惡的境地之中。

  天尊皇胤已經在大殿上等候,除了熾燄赤麟,尚可看見他的其餘三位手足,年紀尚小,錦衣華服下的肩背單薄,細瘦的腰間別著佩刀,臉上帶著興奮而忐忑的幼稚神情。好友偷偷向無衣說道:「全都是好筋骨,假以時日,必將成為詩意天城的棟樑。」

  無衣也輕聲回應,隨後上前與天尊皇胤寒暄。天尊皇胤是個大度的人,卻還記得會議上便是這個無衣輔佐的一席話,輕巧地將四魌武會這燙手山芋拋向了殺戮碎島與詩意天城,在當時,拋向詩意天城等同於拋向熾燄赤麟,今日想來他尤自心驚,便對無衣稍有冷淡,反倒同是後起之秀的慈光將軍更對他脾胃一些。

  不想無衣等人前腳剛到,邪天御武後腳就攜著咒世者也踏入詩意天城的皇宮大殿。三名年輕些的刀龍許是有聽聞了火宅佛獄一代強人的種種蠻橫事蹟,又或者是認定了某一種面善面惡的標準,他們在邪天御武來到時便暗自凝神戒備,其中邪影白帝甚至將手按到了刀柄上。

  這些小動作自然逃不過邪天御武的眼睛,他亦是存心刁難,冷哼道:「即便是貴為皇子,於詩意天城的大殿上竟也可以不解下腰間配刀,這是敗壞了王法,或者打算將我等外境來客來個甕中捉鱉?」

  天尊皇胤登時一噎,確實只有熾燄赤麟身上未戴佩刀,卻又是由手中空空如也的人站出來反唇相譏:「大殿上的護衛遠在百尺之外,皇子們如何不能攜帶佩刀以自保,況且若是無人前來尋釁滋事,便也無須亮刀,獄主是否多慮了。」

  邪天御武揚眉,冷然道:「小子,自言詩意天城高出火宅佛獄一頭,面對邪天御武時竟如此戒慎恐懼,豈不好笑!」

  眼看著階前的天尊皇胤再次搶到熾燄赤麟身前,無衣也拉住了身旁好友的胳膊,出聲道:「大殿上確實是談話而非動手的地方,獄主又何必計較這許多。」

  邪天御武的注意力生生被移轉到慈光之塔的眾人身上,猛一看竟還都是生面孔,尤其那作武將打扮的毛頭小子竟敢橫眉怒目地死死盯著他,方才自己怎麼沒感覺到他身上那濃烈的殺氣,奇哉!而另一位作書生打扮的,也敢於他發怒之前出言相勸,怪哉!況且那小子既是幫詩意天城說話,還給自己用了「計較」一詞,倒教人分不清孰是孰非了,聽在耳裡也舒服,確有幾分小聰明。這魔頭愈是憤怒愈要笑得猖狂:「不錯!收拾你們這群手下敗將,何必著急!」

  無衣登時感到身邊好友的殺氣更加收斂不起,他差點就無法將他拉住,只好側過頭去低聲道:「小不忍則亂大謀。」

  「我明白。」好友在身側攢緊拳頭,咬牙切齒地回應。

  巧也不巧,隨著殿外的一聲通報,殺戮碎島雅狄王恰於此時來到,本來劍拔弩張的場面一時沉靜,便是邪天御武也閉上了嘴巴,後來詩意天城最小的龍子邪影白帝大呼可惜,就該讓雅狄王聽見邪天御武要收拾手下敗將的那一句話,卻被熾燄赤麟一個眼神嚇得噤了聲。再後來他才想起自己的大哥其實也並沒有在與邪天御武的比試中勝出。

  天尊皇胤顧及其他三方遠道而來,舟車勞頓,約定了兩日後比試的時間、地點,各自遣人帶去休息。

  兩日後無衣的好友率先對上雅狄王,對於上一屆的四魌武冠,青年將軍自嘆弗如,輸得心服口服,這等結果於在場眾人而言亦是毫不意外。第二場當然由天尊皇胤與邪天御武出馬,可嘆天尊皇胤作為東道主,仍舊敗在佛獄魔頭似乎用之不竭的邪能與刁鑽詭異的招式之下。當天尊皇胤以手中龍鱗拄地時,場邊的其餘四龍都竄到場中,一時間刀兵相交的聲音嗡嗡不絕於耳,震得無衣雙耳都有些發疼,回過神來才發覺原來立於身邊的好友竟也飛身躍入場中。

  詩意天城較年輕的三位皇子實力畢竟不俗,幾名高手內力相互交迸而產生的爆炸稍歇,待煙塵散去後,眾人竟看見那邪天御武以雙腕與五刀一劍相抵,渾身披覆上綠幽幽卻泛著詭異紅光的鱗甲,毫髮無傷。

  如此悍勇,饒是雅狄王也要動容。邪天御武大喝一聲,將合圍的六人硬生生震退,頂著一張青面獠牙、濃眉赤目的大臉,仰天長嘯,猙獰彷如魔王再世:「天源普照的詩意天城與慈光之塔,竟也使出此等令人不齒的下作手段!嫉恨勝者,厭食敗果!豈不可笑!」

  無衣站在臺下,眼睜睜看著好友連退三步,臉脹得通紅,張口結舌,欲辯無詞。他輕聲嘆了一口氣,舉步上前,朗聲道:「方才獄主手中殺招,在場眾人皆看得清楚,天尊既已落敗,實無必要再步步進逼,獄主此舉顯然有失武德。方才各位殿下上得演武臺來,護兄心切,縱是壞了比試規矩,亦不應苛責。無衣愚昧,此番比試,應當以平手論之。」說罷他微微側身,望向了不動如山的雅狄王。

  雅狄王微微頷首,偏又說道:「慈光之塔的小兄弟見義勇為,也令老夫為之折服。」

  無衣一楞,苦笑道:「好說。」

  此時好友亦已回到無衣身邊,回應道:「以比試之名,行殘殺之實,實在非慈光之塔所樂見,既是為了一個義字,便不足掛齒。」

  「能將義字貫徹到底的人,也已經不多了。」雅狄王笑道。

  好友連忙說道:「不勝榮幸!」

  這一屆四魌武會已經可以落幕,天尊皇胤與邪天御武打成平局,原應再擇期比試一次,偏偏邪天御武不屑、天尊皇胤不願,旁觀眾人也都意興闌珊,勉強分出個誰強誰弱,又違背了當年設立四魌武會的初衷,無衣只好再次上前,說道:「眼下情況應不適合再進行比試,依照上一屆四魌武會的結果,此次應是殺戮碎島雅狄王摘得武冠,而由詩意天城與火宅佛獄並列第二,慈光之塔陪居末席,諸位可有感到不妥之處?」

  此話一出,眾人皆不由為之側目,這是一招極冒險的以退為進,可說是有些莽撞了,就連好友也驚訝地捏了捏無衣的衣袖,頭一次以輔佐身分參與整個四魌界盛會的年輕人啊,愚勇可堪被附和或者讚頌?

  擔上了武冠之名,雅狄王卻是一定要站出來說話的:「輔佐過謙了,老夫的武學經年難有寸進,年輕人卻可以一日千里,再說將軍之義勇足可勝過天下無敵的武學造詣,武官之名,雅狄王愧不敢當。」

  天尊皇胤也道:「本來就是我技不如人,當是無話可說,但我天尊皇胤是生是死原也與慈光之塔將軍無關,方才相救,不勝感激,若是因此令你不戰而敗,屈居末席,恐怕是我天尊皇胤的罪過了。」

  兩位王者言重如山,好友不免有些受寵若驚:「雅狄王與天尊過譽了,為所當為而已。」

  至於邪天御武,他是不贊同雅狄王與天尊皇胤,但更無法忍受由無衣提出的不戰而敗,再次居於雅狄王之下,悻悻地附和了殺戮碎島與詩意天城,這第三屆的四魌武會,便沒有了所謂勝者與敗者。當然市井鄉野間如何傳述這日的四境爭鋒,那也是市井鄉野間的事了。

  原定兩日的盛事縮短至一日,無衣竟感到疲倦,各自散去之後回到為自己準備的廂房洗漱一番便早早睡下了,來到詩意天城,還比身在慈光之塔時睡得多。詩意天城有黑夜,房間內備有燭火,因著平日裡的習慣,無衣即便就寢了,也未曾將那盞小燭撚滅,夜裡好友欲尋他談話,看門內尚有燭火光,敲了三次門卻無人應答,竟是睡得極沉。好友敲門無果,便也逕自回房歇息。

  翌日無衣婉言謝絕了天尊皇胤一同用膳的邀請。天尊皇胤豪放,邀請他們用膳是客氣也是願意與之結交,可惜素昧平生,一見如故又太難,隔著山高水深,原來不相識,更無須費心多言。也巧,無衣與好友才出得皇城,便遇上了雅狄王一行人,此行不見棘島玄覺,想來是留在殺戮碎島坐鎮了。

  與雅狄王也難聊得投機,或者應當說難以聊得忘懷,無衣是最先拱手招呼的那一個人,道:「無衣年輕衝動,前兩日於言詞上若有冒犯之處,還請雅狄王海涵。」

  雅狄王未必大度,卻是個愛才的人,也拱手道:「慈光之塔青年才俊一武一文,於昨日武會上令人為之折服,後生可畏啊。」

  他們並肩而行,著實是一道奇異風景,同行的這一段路程裡,盡說些慈光之塔與殺戮碎島的名勝風景、道地鄉味,好友也跟著加入話題,氣氛活潑。路途中受到一位披頭散髮、嘶啞著嗓子嚎哭的婦人的衝撞,還半驚奇半感嘆道詩意天城的清平盛世裡也有人顯露如此可憐的情狀。他們一路聊至詩意天城與慈光之塔的天險處,關隘狹窄,不好再並行,無衣便以殺戮碎島路途遙遠為由,禮讓了雅狄王一行人,就此分道揚鑣。

  他們回到慈光之塔兩三日後,竟傳出詩意天城多戶人家的嬰兒被偷走,而後在一名屠戶的攤子上發現壘成一座小山的瘦小骨骸,震驚了整個詩意天城,人心惶惶,有孩子的人家更是戰戰兢兢地過日子。翌日便有傳言說火宅佛獄之主邪天御武為修練至邪武功,而偷走嬰兒,活生生剝下頭皮,食腦吸髓。

  四魌武會甫結束,無衣難得稍微清閒,聽聞消息時正與即鹿在用膳,冷不防有人來報,鉅細靡遺地陳述,無衣厭煩他囉嗦,打發走,轉頭看見即鹿震驚的神情,怔怔問道:「世上真有如此險惡殘忍的事情?」

  無衣將筷子放下,輕聲道:「確實有,幸而不在慈光之塔,也將不會於慈光之塔發生。」

  「但願如此。」即鹿眨眨眼睛,又往無衣碗裡挾菜,「想必哥哥你也辛苦,一人平安已經不容易,千萬人平安更是難能而可貴。」

  無衣囫圇將飯吃完,起身道:「在其位,謀其事而已。慈光之塔永耀,而妳即鹿平安無虞,便是值得。」

  他事務繁忙,用過早膳便向即鹿告別離開,路上便遇見好友,說起詩意天城嬰兒失蹤之事:「若屬實,邪天御武應當仍在詩意天城之內,慈光之塔是否趁此機會出兵襄助,一舉剿滅這個魔頭。」

  「我知你一心欲為將軍報酬雪恥,但此事不可衝動。」無衣道,「嬰兒失蹤乃邪天御武所為一事,未經證實,未必可信,若貿然行動,招來火宅佛獄疑忌,縱是相隔著殺戮碎島,以火宅佛獄民風,仍有開戰的可能。」

  好友愣了愣,嘆道:「你成為了慈光之塔的輔佐,自然要以國家為重。」他頓了一下,「那麼若是我一人前往詩意天城,不以國家之名,只為自己、為將軍報酬雪恥呢?」

  無衣不免有些驚訝,他看著好友道:「此行兇險,此事若非有心人造謠生事,邪天御武與天尊皇胤之間勢必有一場大戰,你可真要一人前往?」

  好友答道:「我心意已決,即刻啟程,怕是待到消息證實,我渡過詩意天城的天險也已來不及了。況且被偷走的是詩意天城的嬰兒,慈光之塔出兵,恐怕也容易惹得火宅佛獄不快。」

  無衣道:「難為你替我思慮這許多。」

  「說笑了,即便不是替你,也得替慈光之塔多想想。」好友笑道,他輕巧地與無衣抱了抱,「慈光之塔得你領導,必定慈光永耀。」

  他揚長而去,了無牽掛。無衣望著好友的背影,抿著唇,手握成拳又鬆開,其實要在慈光之塔內製造也有嬰兒失蹤的留言亦未嘗不可,只是他不願意慈光之塔人心惶惶,更不願意禍延慈光。

  果然他的好友再沒有回到慈光之塔。御天武龍於詩意天城圍捕邪天御武的一戰被千古傳誦,火宅佛獄的咒世者也刻骨銘心,綢繆百年,是侵略、也是復仇。七日後好友的遺體是由天尊皇胤親自送回,無衣也親自將之葬入四依塔,這是他葬入四依塔的第一人。

  史書上寫的是新任將軍於橫越詩意天城與慈光之塔之間的天險時失足,摔落崖底,受了傷,又經受狂風刮骨、烈火烜炙、冰雪加身,終於內力也無法支持他回到慈光之塔,死於半途。

  也許史書上說的也不全然是謊話。

  好友死後,兵權便也落到了無衣手中,他便較從前愈加忙碌,不忍即鹿等他吃飯,又厭她沾染俗事,自行覓了個新的地方,也不去從前輔佐辦事的地方了,從此幕天席地,坐在竹林中運籌帷幄,還要取一個閒適風雅的名字,叫做流光晚榭。





TBC

评论
热度(2)

© 雁泊之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