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秋夕(侯楓/殢師)

  楓岫讓凱旋侯帶到無衣家裡、牽到沙發上坐下後,發現那人又要離開,忙伸手拉住他衣服,問:「你去哪裡?」

  安撫地拍拍他的手,凱旋侯無奈道:「冬天快到了,家裡要添被子。」

  楓岫表示不解:「被子還不夠嗎?為什麼還要添?」

  凱旋侯捏著他的手,溫柔一笑:「還不是你特別怕冷。」

  楓岫哦一聲,放開他的衣襬。這時原本頂著一張死人臉坐在椅子上的殢無傷霍地站起來,對凱旋侯說道:「我跟你去。」

  在泡茶的無衣看了他一眼,默默將桌上的四個茶杯收成兩個。殢無傷解釋:「無衣也怕冷。」

  楓岫憋笑,凱旋侯嘴腳抽了抽,無衣臉微紅,殢無傷彎腰輕吻他額頭:「我出去了。」

  無衣第一次慶幸楓岫看不見,凱旋侯這才知道為什麼每次楓岫蹭完無衣家回來後都特別黏人。

  於是兩個大男人肩並肩上傢俱館,東摸摸西看看,凱旋侯揀那粉色櫻飄雪蠶絲被單,殢無傷揀那翠綠竹葉蔥蘢手工織布被單,被身同是厚厚一層潔白羽絨。年輕俏麗的女店員看了他們一眼,默默掏出衛生紙來捂住鼻子。

  那個郎才郎貌,那個詩情畫意啊……

  出了傢俱館,凱旋侯開車,殢無傷坐副座。之前是粉色敞篷,現在是黑色BMW,窗紙也糊得烏漆抹黑,夠氣派、夠低調,否則殢無傷打死也不上車。而凱旋侯的說法是,以前開粉色敞篷時他樂得把楓岫捧出去炫耀,可現在他覺得楓岫還是只給自己看得好。當然那句等紅燈時可以把握時間吃點柚子給含在了口裡。

  回到殢無傷和無衣的住處後,凱旋侯表示要接楓岫回家,小免的放學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正好一起吃晚餐,楓岫卻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個保溫瓶,遞給無衣。

  「做什麼?」無衣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把茶裝進去吧,先放到杯中再倒進去。」

  無衣把著茶壺的手頓了頓,很想直接當頭扔過去,可是對方還有個貼身保鑣,於是乾脆多放點茶葉,濃茶清苦。無衣泡的茶確實好喝,過到竹製茶杯中,竹香茶甘,熱的喝暖入肺腑,冰鎮後沁人心脾。楓岫喝了便有精神,大半夜碼字碼得霹啪作響,卻苦了要幫他校稿、不能睡覺的凱旋侯。

  殢無傷把被子搬到房間後出來看見無衣往瓶裡注滾燙的熱茶,搶上一步接過:「我來。」茶是熱的,連同茶杯也是熱的,無衣最常一心多用,不小心燙傷就不好了。

  天際彩霞絢爛、雲絮柔美,斜照出滿室明媚,無衣看著殢無傷的側臉,紫睫翳下一片陰影,輕聲提醒:「你也小心點。」

  殢無傷嗯了聲,將茶杯放下,旋上保溫瓶的蓋子,遞給楓岫,卻落進凱旋侯橫過來的手中。凱旋侯道了聲謝,順勢拉起楓岫,楓岫還不明就裡,問:「茶呢?」

  「弄好了,在我這。」飛快地向殢無傷和無衣道過再見,凱旋侯就把楓岫拉出去了,一直看別人放閃光自己卻要保持君子風範好痛苦啊。

  兩人離開後不久,便有人來按門鈴。一起在廚房內準備晚餐的無衣和殢無傷互看一眼,還是無衣道:「我去吧。」

  打開門一看,卻是言允,手中捧著一個小盒子,有些羞澀地道:「老師,這是今天家政課做的蛋糕,送給你。」

  無衣有些驚訝地接過,言允本是他任教的幼稚園裡的小朋友,特別黏他,上小學後還是常來拜訪,今天竟還送蛋糕來。打開盒子,是一層奶油,上面點綴著巧克力,看起來像……呃,大麥町。

  無衣摸摸言允的頭,微笑道:「看起來很好吃,謝謝你。」

  受到老師稱讚,言允的小臉紅撲撲眼睛水亮亮,忸怩道:「班上還有人做兔子造型的,看起來也很好吃。」

  兔子造型,無衣只想得到一個人。

  沒錯,小免這時正捧著蛋糕站在校門口,小朋友們大都回家了,她卻一直等不到那輛早該出現的車,一開始的興奮全化作失望和委屈。

  凱旋侯把楓岫塞進車裡後,便開車往街上跑,楓岫察覺有些異樣,問:「不是要去接小免嗎?」

  凱旋侯道:「我買個東西,很快就去接她。」說著匆匆下車,一會後又提著個盒子回來,楓岫問你買什麼東西也不正面回答,彎彎曲曲地拐著彎。

  是給小免的驚喜還有太晚去接她的補償,一半也算是給楓岫的,剛剛無衣放茶葉的量凱旋侯看得清清楚楚,不苦死楓岫才怪。

  車子到了學校前,凱旋侯一下車,小免就撲上來,哭道:「齋主你好壞,這麼晚來,大家都走了,我以為你又不要我了!」

  「小免乖,齋主只是有些事情耽擱了,才沒有不要妳了。」頓了頓,又道:「楓岫阿叔今天也一起來了喔。」

  小蘿莉立刻破涕為笑:「真的嗎?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凱旋侯只是無奈笑著幫小免開門,小免興高采烈地上了車,看見雪花糕的盒子卻不若往常那樣開心,臉垮了下來:「齋主買了雪花糕嗎?這樣小免的蛋糕就沒人吃了……」語畢耷拉著頭瞧著手中的兔子蛋糕。

  這時開門坐進來的凱旋侯臉色微變,前座的楓岫側過頭來問道:「小免今天做了蛋糕嗎?」

  小免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楓岫又道:「楓岫阿叔先吃小免的蛋糕,再吃雪花糕,這樣好不好?」

  聞言小免立刻傾身在楓岫頰上吧喞親了一口:「楓岫阿叔最好了!」然後眼角餘光發現凱旋侯一臉糾結,小嘴也在他臉上輕輕一吻:「小免最愛齋主了!」

  夕陽西下,溫暖的光照著回家的人,顏色旖旎。

评论
热度(18)
  1. 483266866雁泊之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