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竹林公主(源真)

  源武藏自小生在山野村家,打呱呱墜地時就帶了副好筋骨,身強體壯,力氣奇大無比,五歲時便沒有小朋友相撲敵得過他,十歲時比腕力便村中無敵手,為人也頗憨厚老實,村裡人都愛找他幫忙,人緣頗好。

  但始終有個人對他不冷不熱、不卑不亢。

  村中有對老夫婦,老夫婦家有個清秀的小男孩,小男孩五歲時能作文賦師,十歲時落墨為蠅,為人卻頗孤高,說話也總是簡潔扼要,偶爾還彈彈那弦外之音,村裡人喜愛他的字畫,卻沒有人和他深交,只是心裡仰慕著。

  小男孩是老公公上山砍竹子時發現一根竹子下放著個籃子,籃子裡是一名小嬰兒,不吵不鬧,睡得正甜,裹著嬰兒的是一塊上等絲綢,墊被下還壓著幾塊金子和一隻玉簪。這對夫婦膝下無子女,老爺爺便將籃子帶回家給老奶奶,兩人十分歡喜,便收養了這嬰兒。

  但據說老爺爺要下山時卻從竹林裡走出一個人,那人一身華服,手把摺扇,談吐溫雅,像是個官家的人。但老夫婦矢口否認。每年的初夏時節都會有對氣質不凡的中年夫婦來到小村子裡,並在老夫婦家住上一晚,對此老夫婦的說法是遠親來拜訪。但那遠親總會留下許多的金子,老夫婦總是省吃儉用,把它們花費在小男孩的身上,為他置辦上好的衣服、給他買頂級的紙筆寫字作畫,當然花最多的還是男孩要看的書錢。偶有多餘的錢,便拿出來幫助那些遇上困難的人們,總是不求回報。

  大夥兒對老夫婦的善舉感恩戴德,愈發敬重起來,老爺爺卻說那些錢是那男孩不要吃零食所省的、幫忙城裡人寫字帖賺的。村人們便在心裡讚上一句:這也是為善不欲人知啊,真好的品德。

  十三歲的夏天,源武藏熱得受不了,跑到小溪裡泡水涼快涼快,正舒服地打著盹時卻聽見隱隱有琴聲傳來。他十分好奇,便游水遊了一段距離,撥開岸邊的蘆葦探頭看去,是一片竹林,沉默寡言的小男孩就坐在那兒撫著琴。那琴聲源武藏不會形容,高山流水、陽春白雪,好聽極了,便上半身趴在蘆葦叢中下半身浸在水裡聽得癡了。

  男孩彈著彈著忽然抬起頭來,恰對上源武藏那認真的眼神,不由怔了怔,隨後便皺起眉來。源武藏光溜溜地爬上岸,對他說道:「真好聽,這是什麼曲子呢?」

  「飛鳴吟。」小男孩回答,見源武藏一臉懵懂又補上一句:「中國那兒傳來的。」

  源武藏撓撓頭,好吧,曲子好聽就好。憨厚一笑又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小男孩看了他一眼,停頓了下才回答:「真田龍政。」

  「真田,我以後就叫你真田吧。」源武藏再次露出一個老實的笑容,真田龍政卻沒有說話,不答應也不拒絕。過了一會,源武藏奇怪地問道:「你不問我叫什麼名字嗎?」

  真田龍政低下頭,有一下沒一下地撩著琴弦,源武藏又張了張嘴,卻聽見身後傳來不小的水花聲響,回頭一看,竟是一隻小狸貓不慎落水,他立馬三步併作兩步跳進水中,小狸貓不停地掙扎,源武藏一時也很難靠近牠,花了好些時間才平安回到岸上,真田龍政卻已經不在原地。

  幾日後源武藏閒著沒事做隨處晃晃,卻又信步走到真田龍政彈琴的地方,果然又是琴音悠揚,他這次也沒刻意打擾,只遠遠地站著聽,誰知琴聲卻戛然而止,真田龍政轉過頭來道:「來了就過來坐下吧。」

  源武藏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抱歉,打擾到你了。」

  真田龍政依然沒有回答,但源武藏卻覺得他今天的表情比上次柔和許多,便隨意地坐在他身旁,欣賞那清越的音符。不想這次又有好大一陣水花聲響,源武藏轉頭一看,竟是上次那隻小狸貓,不由嘆道:「你呀,就不能小心點嗎?」說罷衝到河岸邊,迅速將自己扒個精光跳到水裡,卻沒瞧見身後的真田龍政眉間隆起了好高一座小丘。當然這次回到岸上後,那人也已經離開了。

  此後日復一日,源武藏都來聽真田龍政彈琴,當然沒有每次小狸貓都落水,只是偶爾會有魚兒擱淺、鳥兒翅膀受傷卡在樹上等事情發生,源武藏總是起身去幫忙,回來的時候真田龍政則自動離開了。再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源武藏有時候會蹭到老夫婦家和真田龍政一塊兒念書,增長了不少知識。只是真田龍政始終沒有開口問源武藏何名何姓。

  如此過了幾年,源武藏和真田龍政皆已成年,一人雄偉壯碩、老實可靠,一人秀致挺拔、玉樹臨風,各自都有不少追求者,然始終沒有女孩得償所願。源武藏會紅著臉搖著手說對不起,少女還來不及心碎,欺負老實人的罪惡感指數已經爆表,捂著臉跑走了。真田龍政呢,少女們自認繡不出他衣服的華麗式樣,調配不出他身上淡淡的、混合著甜甜櫻花味道的香料,甚至那手都沒他靈巧,郎才女不貌,別自取其辱了吧。

  老夫婦送給真田龍政的成年禮物是一把摺扇,烏黑的扇面,上頭繪著些典雅的花卉。真田龍政很喜歡,整天都拿著它,熱的時候就搧一下,不熱的時候就拿來遮臉,自那天起源武藏就幾乎再沒看過真田龍政的嘴巴。

  那年初夏的某個夜晚,真田龍政忽然穿上層層的華服,頭上也頂著繁複的髮冠,手把著摺扇對老夫婦說:「謝謝您們這些年的照顧,龍政很喜歡這裡,但龍政是真田家的人,生來就得是天皇的僕人,現在龍政已成年,要回京了,今晚龍政的父母將派人來接我,就此拜別。龍政的心裡一直將您們當成親生父母在看待,養育之恩,沒齒難忘。」

  老夫婦當然捨不得,可心裡明白是真田龍政自己提出要離開的,便如何都挽不回了,都用那皺紋滿布的手抹眼睛,老婆婆哭著道:「龍政......龍政,要好好照顧自己,別又讀書讀到忘了吃飯睡覺。記得要常回來啊,不然咱們二老都很寂寞的啊,隨時歡迎你,記得常回來啊!」

  果然月至中天的時候,一頂華轎悄悄進入山村,真田龍政便乘著它走了。臨行前老公公拍拍他的肩膀:「好兒子,你得幹一番大事業,才不枉你父母把你送到這兒來。」頓了頓終究是哽咽著道:「我沒什麼好說的,都和老太婆差不多,你……保重吧。」

  真田龍政走了,就這麼走了,走得無聲無息。源武藏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忽然覺得這村子裡不像往日那樣充滿生氣,忽然覺得這村子有些小。幾個月後,他也向父母辭行,說真田龍政都出去了,自己也要出去闖闖,哪天或許會再遇見他也不一定。

  於是源武藏就帶了個小包袱離開村子。旅行的路上他遇上很多困難,知到了很多從未知道的奇聞軼事,有高興的難過的另人生氣的和聽完會嘆上一口氣的。這些人事物村子裡沒有,和真田龍政一起讀的書上也沒有。當然他也幫助了很多人、教訓了很多壞人,人數是以前在村子裡的不知道多少倍。漸漸地,他的聲名愈來愈響亮,大家都知道有個壯碩魁梧的人四處行俠仗義,且為人親切老實,卻從不知道他的姓名,有時是來不及問,有時是問了但他不回答。

  後來有盜賊集團興起,朝廷要徵兵鎮壓,源武藏便進了軍營,屢立軍功,官位愈做愈大,一下子就成了將軍,晉升速度是史無前例的快,簡直可以用平步青雲來形容。

  一日,朝廷傳令來軍營裡,說太宰大人要見將軍大人,正好那日他沒有翹班,便跟著信使去了。

  太宰府很大,先是一圈竹林,再幾株櫻花樹,繞過幾個迴廊,一扇紙門拉開,真田龍政頭頂華冠身著華服坐在那頭,手把紙扇遮住半張臉。

  「源武藏,我等你很久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