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文藝三十題(赭蒼)

1.前後桌

  赭杉軍匆匆跑進教室,班導師已經站在講臺前,看著名簿問:「赭杉軍,為什麼開學第一天就遲到?」

  他訕訕回答:「途中送一個老太太去醫院。」

  底下傳出一兩聲輕笑,班導師看了他一眼:「到位子上坐好。」

  「是。」赭杉軍走到教室裡唯一空著的位子前放下書包,一個沒注意就碰撞到了後面那人的桌子,然後一個又沒注意就對上了那人眼睛。

  原來世界真的可以停止轉動,原來時間真的可以凝結在一瞬間。

  蒼無聲微笑:「早。」

 

2.走廊拐角

  夜自習的門禁時間快到了,赭杉軍提著便當快步走在昏暗的走廊上。果然要便宜又好吃就得排隊。眼看著就要遲到,他還在惋惜著怎麼就沒時間到圖書館借本未央歌呢?

  冷不防就在走廊拐角撞上一個人,那人退後了兩三步,手中的東西掉落在地上。

  「抱歉。」赭杉軍蹲下身拾起那物件,一怔。綠色書皮、青青楊柳,未央歌。他抬頭,看見那人慵懶的臉笑得溫煦。

  蒼說:「因為在圖書館找這本書找了太久才弄到現在,你呢?」

 

3.夏與蟬與風鈴

  巷子口新開了家二手書店,蒼每天下課都經過,偶爾會有進出的客人推開玻璃門,門上掛著的風鈴就會叮叮咚咚響個不停。他一直在想什麼時候他也能像那樣叮叮咚咚地推開門進去。但他實在忙,上課、補習、社團。

  於是他做了一件瘋狂的事情,就是在期末考的前一天推了那家書店的門,即使過兩天就放暑假,他還是毫不猶豫得進去了。在風鈴清脆的聲音之後,他看見一個人趴在櫃檯上背著英文單字,兩秒後抬起頭喊:「歡迎光……臨。」

  蒼隨手拿起距離最近的一本新月集,淺笑:「我都不知道你在這裡打工。」

  赭杉軍撓撓頭:「本來是明天,可是和朋友換班了。」

  這時蒼的手上已經換成了走向春天的下午,他正要說什麼卻忽然打了個噴嚏。赭杉軍看了一眼空調系統,嘀咕道:「是不是冷氣太冷了?要不是可能會流汗,其實我也想打開窗戶透透氣,還可以聽到外面的蟬鳴。」

  「你覺得蟬鳴好聽?」蒼問。

  「嗯。」赭杉軍答:「你也喜歡?」

  蒼點頭,卻道:「只是聽著蟬聲我比較容易睡著。」

  「我會叫醒你的。」赭杉軍無比認真地說。

 

4.虹

  赭杉軍領到了打工的薪水就往攝影器材店跑,買了一個新的鏡頭。暑假基本閑,他就整天攜著寶貝單眼到處晃幽著。

  但就是有一天下午他如此粗神經地沒帶道傘,然後就遇上了雷陣雨,於是她只好站在騎樓下等雨停。

  雨過天青時他腳也痠了,然一抬頭,他不由得讚嘆,反射性動作是拿起相機拍下這個畫面。

  當晚他就把照片拿去洗,翌日早上拿到實物時還喜孜孜地仔細端詳一番。被雨水洗過的行道樹是活潑的新綠,其上橫著一道彩虹,靜靜的,卻又那麼繽紛。然後他就注意到左下角有道紫色的身影。

  靜靜的,卻讓他無法將目光移開。

 

5.車站月台

  時間在流,世界在轉,而他們在活。每天充實地過,學期初學期末,像一眨眼。

  赭杉軍與蒼都是外宿生,放寒假了,得回家過年。赭杉軍在網路上訂好火車票,問蒼打算什麼時候動身,蒼表示他要再晚幾天,身為國樂社社長的他還有事情要處理。

  於是赭杉軍一個人拖著行李箱站在月台,冷空氣凍得他脖子發僵,長長一列火車慢慢地進站,帶起溫熱而塵土味濃重的風撲在他臉上身上。

  他拖著行李箱順著人潮開始走,沒有想太多地回頭望了票口一眼。電光石火,他差點就要遺漏了那道身影。

  假期返鄉的人很多,蒼艱難地擠到他面前,溫軟的手將一個袋子塞進他懷裡:「明年見。」然後一把將他推上火車。

  門闔上也只是一剎那的事。赭杉軍看著蒼,來不及回復他什麼,火車就緩緩地啟動了。他貼在玻璃上回望,蒼沒有追上來,只是站在原地目送著火車。

  一直到月台消失在視野哩,赭杉軍才低頭看袋子裡的東西。

  一條手織的圍巾。

 

6.雨中的紫陽花

  梅子黃時,細雨霏霏,教人的心緒也濃稠得化不開。天色陰鬱,花圃裡的紫陽卻兀自招展出繽紛絢爛的花球,微雨中的粉紫似會自動變幻著色彩,迷亂了行人的眼。

  赭杉軍站在窗邊,忽然就想起後天有件美術作業要交,於是當下就搬了把椅子趴在窗台上開始寫生。

  他花了一個下午完成,卻突然就覺得自己在模仿寒假時去的一個小型畫展裡的一幅畫,於是他提筆在角落補了個人,算是大功告成。

  然後一抬頭,就看見蒼打著傘在整理著那塊紫陽花圃。

 

7.圖書館窗邊書架後

  圖書館空調通常運轉十小時不休息。赭杉軍一進門就把提在手中的運動外套披上,然後才上二樓中國文學區。

  從張愛玲到山海經,赭杉軍終於在窗邊最後一排書架後發現蒼。那人正站在墊高台上,手裡抱著六七本三四百頁的書,看來頗令人心驚肉跳。

  「蒼……」

  不喚倒好,喚了嚇一跳。那人身子一晃,就這麼生生地在赭杉軍眼前倒了下來。

  還是那個字,蒼。只是這次赭杉軍只發出了半個音,背就撞上牆上的蘭亭集序仿作,手臂將那人穩穩護在懷中。

  「抱歉……」這次異口同聲。

  兩人相視而笑,蹲下身去撿掉落在地上的書本。一本詩經攤了開來。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8.素描簿

  學務處裡有一本遺失的素描簿,裡面都是些雞蛋蘋果之類的練習,只偶爾會出現幾張街景的速寫,惟最後一頁被撕去了一角,一幅不完整的人物畫。

  沒有簽名、沒有註明日期,也沒有人來認領。

  一天午休,赭杉軍拿著遲交的社團紀錄簿到學務處,訕訕地遞出去後轉身離開卻被叫住,幹事對他說:「下次記得準時交。」他點頭走了,幹事看著他的背影突然就覺得頗眼熟,後來吃便當時才想起是那素描簿的最後一頁。

  一週過去,赭杉軍再次拿著社團紀錄簿到學務處,這次他沒有遲交,卻依舊被叫住,幹事手上拿著一本素描簿,問:「你認識的人裡有誰遺失這個嗎?」

  赭杉軍仔細看了看,搖頭。

  傍晚放學,同學門都走光了,赭杉軍慢慢收拾好書包,經過蒼的座位走出教室時,無意間帶落了桌上一小角的,素描紙。

 

 

9.碎花窗簾

  畢業旅行,白天瘋晚上也不得安寧。赭杉軍邊說著抱歉邊把拿著撲克牌來串門子的金鎏影和紫荊衣遣出房門,轉過頭看見蒼緊抿著唇歪在床上。於是他走上前摧人洗澡。

  浴室裡水聲嘩嘩,赭杉軍坐在床鋪上無聊地按著遙控器,忽然門鈴又響,開門,墨塵音遞給他一盒暈車藥:「你要的東西。」

  蒼身體不舒服,洗完澡就睡了,一覺到天明。

  翌日早晨赭杉軍睜眼,微曦透過小木屋的碎花窗簾灑進屋內,蒼的床靠窗,碎成花的光線就這麼鋪在他身上。

  瀏海、眉眼、鼻子、嘴唇,赭杉軍忽然就不想把暈車藥拿給蒼了。

 

 

10.蟲鳴

  最近赭杉軍老失眠,下夜裡她沒那個經濟實力開冷氣,只一臺風扇轉啊轉,那風如此和煦,吹不走燠熱難耐。窗戶開著,蟲鳴愈夜愈響亮。

  又一夜輾轉反側,赭杉軍實在熱得受不了,乾脆起身摸黑倒了杯開水來喝。擱在書桌上的手機忽然就亮了起來,一則簡訊:睡了嗎?

  他回傳:還沒。

  我在樓下。

  赭杉軍一驚,從開著的窗戶望下去,果然蒼手中提著個塑膠袋翹首望他,他就光著腳衝下樓開門,問:「為什麼……」

  「抱歉,我睡不著。」蒼道。

  赭杉軍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狼被的儀容,訕訕道:「不用抱歉,進來吧。」

  房間只八坪大,赭杉軍開了燈,不由一陣尷尬,書桌上攤開的書本、散亂的筆,和那皺巴巴的床單。蒼隨意地坐下,說:「看來我吵醒你了。」

  他立馬道:「沒,我也睡不著。」

  蒼打開手中的塑膠袋,問:「要不要吃冰?」說著就遞了一枝紅豆冰過去,赭杉軍接過,正打算一屁股坐到床上時蒼忽然道:「不要動。」

  他一愣,蒼示意他看向床鋪,一隻夏蟬正大喇喇地在那知了知了,此時他總算明白為什麼今夜的蟲鳴特別熱鬧了。忽然臉頰給什麼東西輕輕碰了一下,一個,像夏蟬那樣輕輕降落卻又如此安靜的吻。

  他睜大眼睛傻傻地看著蒼。

  床鋪上的蟬從窗戶飛走了。

 

 

11.落葉與公園與長椅

  第一次約會其實也就是放學送他回家。

  葉子紅了,掉落後踩上去會發出清脆的聲音。赭杉軍和蒼經過一個小公園,忽然就有一個斷了線的風箏掉在他們面前,蒼俯身拾起,一名小男孩站在遠處怯生生地望著他。

  蒼主動迎上去,將風箏物歸原主,卻沒有走回來,就這麼在長椅上坐下了。赭杉軍走過來坐在他身旁,風起了,他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蒼肩上:「小心不要感冒了。」

 

 

12.空無一人的畫室/教室

  他拿著杯熱咖啡推開門,蒼背對著他坐在畫架前,一手調色盤一手畫筆。

  什麼都還沒出口,空間一陣劇烈晃動,地震。

  一秒,瓷杯匡啷碎了滿地;三秒,赭杉軍衝向蒼;七秒,畫架砸在他背上;十秒,一切歸於平靜。

  畫室裡有些掛畫掉在地上,桌椅亂成一團,情況混亂但還不算太嚴重。赭杉軍推開身上的畫架站起身來,蒼皺眉:「你的衣服被顏料沾到了。」

  「沒關係。」

 

 

13.情書

  畢業典禮日近,情侶們雙雙對對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還畢業考呢,情書與考卷孰重?

  一天蒼在整理抽屜時發現了一個白色的信封,拆開裡面是張白底、角落綴有紫羅蘭的卡片,可愛的娃娃體字寫著羞赧青澀、試圖展現詩情畫意的表白。

  下午赭杉軍來找蒼一起回家,他卻說有事,兩人互道再見。

  據聞當天有個學妹手裡捏著一個白色的信封,紅著眼眶回家。

  畢業典禮當天,赭杉軍拿著畢業證書和幾張獎狀,忽然蒼就靠過來,將一個信封塞進他手中,然後低著頭走了。赭杉軍一臉茫然,回家後拆開一看,潔白的紙上只有一行漂亮的行書。

  赭杉,我喜歡你。

 

 

14.信箱的底層

  他不知道他住哪裡。幾公分幾公尺幾公里,不能算,便與天各一方相差無幾。

  放了假赭杉軍就宅在家裡等大學寄來的通知書,時不時玩點攝影或是兩三天的近距離自助旅行。當然也會和蒼通電話,偶爾。

  他一周檢查一次信箱,成績單、各式通知書,以及家人們的信件,有時候會積上厚厚一疊。某天晚上母親敲他房門,拿了封信給他:「你的信,好像放在信箱的底層有一陣子了。」

  他拆開來看,看完後拿筆抄下寄件人地址後收拾了簡單的行囊,對母親說:「媽,我出去旅行個幾天。」

  在火車站,他買了末班車的票。

  我想你。

 

 

15.對準的你的鏡頭

  一下月台就看見蒼在等他,而且還牽了部腳踏車。

  世外桃源不過如是。他騎著腳踏車,小心翼翼卻又有些不穩地載著那人。小時候學會了騎腳踏車,但天知道他多久沒碰了呢。那人從後面抱住他的腰,額頭抵在他的背上,風很涼。

  「是這裡嗎?」他停下,問道。蒼抬頭,一間兩層樓的小洋房。

  他微笑:「嗯,我家到了。」

  夜已深,赭杉軍稍微沖了個澡就睡下了,在蒼的房裡。當然蒼睡床,他打地鋪。

  翌日赭杉軍醒來,床上的被子疊得整整齊齊。往窗外看,那人正在站在院子裡。於是他抓起包裡最貴重的那件物什跑下樓。

  木槿開得正好,藍的紫的,蒼正抬手折下枯花。

  快門聲響起,他回頭,赭杉軍拿著相機站在不遠處。晨光輕紗般罩下來,溫柔的朦朧的,竟也把那人臉頰也上了一層若有若無的紅,旖旎的暈暈的。

  「蒼,看鏡頭。」

 

 

16.溶解在深海

  赭杉軍調整了一下焦距,蒼提著拖鞋走過來,海風將他的頭髮吹拂得狂亂飛舞。他朝赭杉軍招手,於是他只好放下手中的寶貝相機走過去。

  蒼手上拿了個小小的玻璃瓶,瓶裡有一張紙,赭杉軍訝道:「瓶中信?」

  蒼點頭:「剛剛撿到的。」然後他打開瓶蓋,將裡面的東西倒在掌上。那張紙很薄,蒼小心翼翼地將它攤開。

  My river to thee. Bluesea, wilt then welcome me? My river awits reply. Oh! Sea, look graciously.

  海風很強勁,蒼沒有將紙抓好了,一下子就被吹跑,一張不知來自何時、來自何方的情書就這麼往海的方向去了。

  赭杉軍惋惜道:「這樣它就只能溶解在海中了。」

  蒼抬了抬手中的瓶子:「不如我們裝些白砂回去吧。」

 

 

17.雙向單戀

  他們在開學前一周才知道對方進到了什麼學校,而且都不是親口說的。

  蒼回高中指導國樂社學弟妹時,翠山行看著他欲言又止:「學長,你和赭杉學長……」

  墨塵音傳了個簡訊給赭杉軍:「說你呆呢。阿蒼什麼時候給人搶走了你也不會知道。」

  他們不同校。因為怕不同校,所以遲遲不敢問。

 

 

18.目光中沉澱星辰

  遠距離戀愛真的辛苦。

  晚上十點,赭杉軍從社團回來,隨意沖了個澡,然後拿起手機,打電話,給他。

  兩聲電子音後是蒼慵懶的聲音。

  今天過得如何?晚餐吃些什麼?記得多添些衣服。

  蒼微笑:「嗯,我會。」然後他的視線飄向窗外,一點點一簇簇都是星子。他忽然道:「赭杉,我在北極星的方向。」

  那一端的他當然也抬起了頭望一望這片星空。

 

 

19.指尖飄雪

  大學四年一晃就過,赭杉軍再次親耳聽見蒼彈琴,恍如隔世。

  「這是踏雪尋梅,送給你。」一曲方了,餘音還不止呢,蒼突然就說道。

  他握住他微涼的指尖,說:「哪天我們一起……」

  剩下的話都只封在纏綿繾綣裡了。

 

 

20.消逝於青空

  他要出差,一個月。

  蒼送他到機場,靜靜的沒有說一個字。赭杉軍本來還想叮嚀他些多照顧自己之類的話,遇上這景況卻是卡在喉頭上不去也下不來。

  要登機時,蒼才緩緩道:「到了打個電話給我。」

  飛機引擎發出巨大的聲響,起飛、升空、遠去,漸漸地成為天空中的一個小點。後面迤邐出的一道白煙最後也慢慢地散去,蒼站在原地看了很久,雲捲雲舒。

 

 

21.飛鳥的軌跡

  飯店房間裡有一扇落地窗,赭杉軍看電腦看累了就抬頭看看外頭的景色。

  可惜,都是高樓大廈。

  城市裡最有生氣的大概就是葉子紅了的行道樹和那天空中移動著的人字吧。候鳥南飛,再晚上一個月也許就得面臨被凍死的命運。

  赭杉軍輕嘆一口氣,還有三個禮拜才能回家。

 

 

22.玻璃製品

  上飛機前有名少女向他兜售一些手工藝品,他買了隻彩色玻璃製的松鼠。

  回到家,蒼正對著客廳裡鑲著玻璃門的櫥櫃發呆,赭杉軍站在他身後看了一會兒就去翻自己的行李。

  從此整排的瓷器茶杯和燒陶茶壺之間入住了一隻可愛的玻璃松鼠。

 

 

23.櫻花鋪滿的坡道

  這一次他們終於狠下心請了假一起出去,同事們嘖嘖稱奇,老朋友們都豎起大拇指說一句:開竅了。

  他們再相間的民宿住了一夜,當時正春寒料峭,花色還不那麼濃釅,惟那櫻花招展著。晚餐後蒼興致正好,拉著赭杉軍去散步。

  然蒼在走上植滿櫻花的那條坡道時步伐有點用跳的,赭杉軍問他怎麼了。

  「只是不想踩在那些落花上。」他回答,然後身子突然就一輕,竟是赭杉軍把他整個人都抱了起來。

  「這樣就不會踩到了。」他正經八百地說。

 

 

24.星空

  他們坐在河邊,聽著一旁的孩子說,那是室女座那是獅子座。

  「看,斗杓東指了呢。」有人說道。

  「你們知道所有的星星都是繞著北極星再轉的嗎?」另一名孩子說。

  赭杉軍看了身旁的蒼一眼,默默握住他的手。

 

 

25.逆光

  車子往西行駛,夕陽正緩緩沉入山巒間,大片沉沉的綠上面暈開了鮮艷的橘紅。他逆著光開車,像一去不復返地要開入畫中。

  轉頭卻看見蒼在副座上睡著了,他不禁微笑,歲月靜好。

 

 

26.樹蔭下的細碎光點

  蒼始終微蹙著眉。赭杉軍見他這樣不由失笑:「既來之則安之吧。」

  蒼輕嘆口氣:「還有兩個案子沒有完成,下週還要開會。」

  赭杉軍只能搖頭苦笑。原也只是他們二人被紫荊衣從工作中騙出來旅遊,這一次是看螢火蟲,才下午就被拖出來等時間,連個咖啡廳都不給坐,而揪人的那一位現在竟也不知道人在何方。

  他們經過一棵大橡樹,陽光從樹葉間的縫隙照下,灑在兩人身上,像細雪,又像碎花。蒼忽然側頭看像赭杉軍,光線氤氳了他的眼神:「還有下個月是你的生日。」

 

 

27.你髮間的落花

  赤雲染突然就送來了一盆蔥蘭,說是在花市看見一時心動就買了下來。

  「女人嘛,不小心就多買了。」她這麼說自己。

  那天赭杉軍加班到很晚,進門後便瞧見蒼縮在沙發上睡著了,几頭的一盆蔥蘭小巧可愛,比較可惜的是已有幾朵缺了幾片花瓣,甚至還有一整朵落在桌上的,然想想這倒也可算是別樣的美。

  他輕輕搖醒蒼,那人慵懶地睜開眼睛:「你回來了。」

  「嗯。」赭杉軍以指尖夾起蒼髮上的一朵蔥蘭說道:「去房間裡睡吧。」

  幾個月後蒼整理書櫥時從一本厚厚的竹笛曲譜中發現了一朵蔥蘭押花。

 

 

28.海潮與沙灘與鷗鳴

  只是心血來潮。赭杉軍拿加班換來的休假,蒼陪他回家。然後他們去了當年撿到瓶中信的那個海邊。

  蒼拿出那個玻璃瓶,將裡面的白砂倒在沙灘上,赭杉軍疑惑地看著他,他說:「小河已經流入海中,這些是它帶給大海,也是海潮帶給他的。」然後他用嘴唇輕輕地碰了碰赭杉軍的臉頰。

  海平面上兩隻海鷗鳴叫著,一起盤旋上天空,一起撲落抓魚兒吃。

 

 

29.你的背影

  他說這會是這兩年最後一次出遠門。

  蒼一樣送赭杉軍到機場,他看著蒼緊抿著的唇,說:「對不起。」

  「這一次,換你看我離開。」那人說,然後就著麼轉身走了。

  赭杉軍只能提著行李苦笑著看著他消失在人群中。

 

 

30.詩

  墨塵音就笑他不會說甜話,真該多讀點詩。

  十年同船渡,百年共枕眠。

  赭杉軍喜歡在早晨醒來一睜眼就看見蒼的感覺。千山萬水,一人眉眼。

  好幾年過去,他還是只會在那人的睡臉上方小聲地說我愛你。

 

 

31.紅線

  偶爾會遇上睡一覺醒來,兩人的髮絲纏在一塊的情形。

  有一次真的纏得厲害了,赭杉軍拉開抽屜拿出剪刀,一刀兩斷多方便。

  「別剪。」蒼卻按住他的手,硬是花了十五分鐘將之解開。

                                                   END.2013.10.17(四)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