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約會的法則(侯楓)

  他從公司走出來,身著大衣,手插在口袋裡,呼出的氣體都成為一片白霧。他走到那輛黑色轎車前,摸出鑰匙打開門坐了進去。冬日裡的天黑總是那麼早來臨,才五點他就需要開啟大燈,發動了車子之後還得抹去擋風玻璃上的小水珠。接著他看了眼手錶,踩下油門。

  黑色轎車最後停在車水馬龍的鬧區,他熄了火,靠在椅子上,側頭看向窗外。一樓是平假日式料理,一旁有個小小的樓梯可以通上二樓,而上頭掛著的招牌正是寒瑟舞蹈教室。他的眼神停留在二樓大窗戶上,從裡面正透出溫暖且柔和的黃色燈光,這麼一照,他臉上冷硬的線條也就都柔軟了幾分。

  一會兒之後一群孩子們鬧哄哄從樓梯興奮地跑出來了,年齡層從六七歲到十幾歲不等,也早有家長在樓下等待,親暱地牽起自己孩子的手回家去,孩子們還大聲說著今天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家長微笑聽著。然不管外頭再怎麼喧鬧,他的眼神始終定格在那扇窗子上,約五分鐘後二樓的燈光終於暗了下來,於是他發動車子,先把暖氣開好。

  樓梯上出現一個人影,平時身型修長的那人今天卻包得像顆粽子,儘管如此他還是使勁地搓著手,一看見黑色轎車便衝過來開門然後迅速地坐好,心滿意足地嘆道:「有暖氣真好。」

  凱旋侯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問:「那幫你開暖氣的人呢?」

  許是外面的空氣太冷,風岫的臉被凍得紅撲撲的,他傾過身去親了一下凱旋侯的側臉:「都好。」

  於是凱旋侯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說道:「繫好安全帶,我們要去吃飯了。」

  楓岫整個人陷進座椅中,繫上安全帶後懶懶地打了個呵欠,此舉又讓凱旋侯淡淡一笑,卻只是無聲打著方向盤,果然不一會之後楓岫的呼吸聲漸漸變得均勻,車子駛過路肩,兩旁商店的霓虹燈打下花花綠綠的光影,竟絲毫影響不到那人的安眠。

  之後凱旋侯搖醒楓岫,那人甫睜眼便訝道:「拂櫻?」於是揉揉眼,粉色的人還是粉色。

  「該起床了,楓岫。」那人拍拍他的臉,微笑。

  楓岫卻死盯著他,一臉狐疑。這人究竟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還來個變裝,莫不是有什麼企圖。拂櫻的嘴角有些抽搐:「怎麼,你是不是在想我為什麼要換裝?」

  那人起先還是吃了死蚊子的表情,一會兒後卻也笑開了:「沒,你開心就好。」

  「果然是我的楓岫。」拂櫻下了車,繞過車頭幫楓岫開門,然後問:「現在我們可以吃晚餐了嗎?」

  楓岫下了車,一看不得了,這是個把月前他和凱旋侯提過的法式餐廳,那時凱旋侯還一臉不屑,以又貴又吃不飽而且吃一頓飯還得用上三個小時,絕對不合算為理由拒絕了他的邀約,今天這是中了什麼邪,做事講求效率又非常之摳門的凱旋侯竟然主動帶他來這間餐廳。

  於是他伸出一隻手放到拂櫻的額頭上,拂櫻的嘴角再次抽了抽,似乎想說什麼卻終究是忍了下來,只捉住那隻手放到唇邊吻了一下,楓岫登時抖了一抖,這人今天怎麼這麼的,奇怪反常殷勤肉麻。

  拂櫻微笑問:「我們進去好嗎?」

  楓岫決定無視那個閃閃發光的微笑,自己率先邁步走進門,拂櫻也不著惱,跟了上來牽起他的手,就這麼高調。入門時侍者只覺得眼前一陣花,待拂櫻掏出名片說明自己已訂位後才有些手足無措地引導他們入坐。

  若撇掉拂櫻的反常,楓岫這一頓飯可以說是很愉快的,食物精緻不說,這種進食的步調也挺符合他慵懶的個性。只是今天拂櫻似乎興致也特別好,陪著他慢慢兒吃,時不時和楓岫閒聊個一兩句,大多是寒煙翠又把湘靈餵胖了幾公斤、太息公今天的粉底看起來有幾公斤重之類的雞毛蒜皮小事,然在說這些小事的時候他竟還是露出了微笑,於是楓岫幾乎全程低著頭,那笑真讓人不忍直視。

  終於一頓享受但是氣氛詭異的晚餐結束,楓岫抿完最後一口甜酒,才和拂櫻並肩走出餐廳。時間晚上九點,吃飽了好睡覺,加上車子裡開著暖氣,許是方才甜酒的作用,楓岫只覺得整個人快要融化了,一靠上椅背就陷入沉睡狀態,臉頰上有兩抹酡紅。

  拂櫻看著楓岫的睡臉,微笑著湊過去香了一口,然後打著方向盤駛回家。

  楓岫睡著睡著,忽然覺得有些涼意,微睜開眼一看,凱旋侯竟然在扒他的衣服。於是他伸出手去推搡著凱旋侯的肩膀,有些含糊不清地問:「你做什麼?」

  「吃你。」凱旋侯在他耳邊吐著濕氣道。

  楓岫繼續推著他:「不要,讓我睡覺。」

  凱旋侯笑了笑:「我說過了那間餐廳吃不飽。」

  「那以後別吃了。」楓岫睜開眼睛,竟有些賭氣地道。

  「別氣,」凱旋侯親了親他的臉:「你開心就好。」

  楓岫卻一把將他推開,道:「你今天很奇怪。」

  「哪裡奇怪?」凱旋侯又貼回來,順手摟住他的腰,側躺在他旁邊。

  楓岫的臉突然紅了紅,撇過頭道:「反正就是奇怪。」

  凱旋侯又湊到他耳邊,吐著氣道:「你說呢?」

  楓岫不答,只哼了聲,臉卻愈發的紅了。凱旋侯低聲道:「那是約會。」

  「約會?」楓岫轉過頭來,有些疑惑地重覆。

  凱旋侯點頭,解釋道:「不比平時,約會就是你開心就好。只是現在嘛,我沒吃飽,所以你得聽我的。」

  於是楓岫在一頓愉快的晚飯後依舊被凱旋侯更愉快地吃乾抹淨了。

                          END.2013.12.04(三)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