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又三年(劍龍)

  他一個大老闆,有私人司機很正常,但這車怎麼看怎麼寒酸啊。

  疏樓龍宿穿著大衣圍著圍巾坐在副座上,瞪著正在開車的劍子仙跡說道:「你的暖氣能不能再開大一些?」

  劍子仙跡於是伸手去壓那個按鈕,按了幾下後無辜地說道:「沒辦法,這真的就是最大了。」

  「劍子仙跡,我以後死也不會坐你的車了。」疏樓龍宿咬牙切齒。

  「哎,你忍忍,一下下就到了嘛。」劍子仙跡還是很無辜,頓了頓他忽然道:「不然這樣你應該就比較不會冷了。」

  趁著等紅燈的空檔,他把自己脖子上的圍巾解下來套道疏樓龍宿的脖子上。然後綠燈就亮了,他踩下油門繼續開車。疏樓龍宿解下圍巾又套回劍子仙跡的脖子上,道:「你的破圍巾,我才不要。」

  劍子仙跡只是笑笑。

  車開到了一間大飯店門口,早有人在那裏等候。疏樓龍宿一邊下車一邊嘀咕:「到底是誰主辦的,辦事能力這麼差,竟然把同學會定在聖誕節。」說著他又打了個哆嗦。

  劍子仙跡走到他身邊,悄悄握住他的手,果然很冰。然後他笑道:「走吧,吃完我們就回家。」

  於是兩人由服務生帶領進入會場。會場裡頭比外面溫暖了許多,疏樓龍宿乾脆脫掉圍巾與大衣,反正穿得那麼多吃東西也不方便。

  他是個商業鉅子,大學同學又都是一個商業系出身的,因此沒有人不知道疏樓龍宿這號人物,見到他出現紛紛前來邀酒。劍子仙跡本來還想替他擋下,卻被橫了一眼,只得作罷。

  結果就是龍宿大老闆喝得爛醉如泥攤在劍子同學的身上走出會場。

  劍子仙跡無奈地開了車門讓疏樓龍宿躺在後座,然後再默默地開車回家把人抱到床上放好。接著小心翼翼地替他脫下圍巾大衣西裝外套襯衫襪子,才到浴室弄了條熱毛巾稍微替疏樓龍宿擦拭了頭臉的部份。

  房間理酒氣薰天,劍子仙跡嘆了口氣,明天又得洗床單了。

  然後他進了浴室草草沖了個澡,其間他看著放在物品架上的一罐泡澡粉覺得有些惆悵,那本來是今晚要用的啊。

  出了浴室他躺在疏樓龍宿身旁,看著他睡得很沉的臉。忽然那人就翻了個身,喃喃道:「今天是平安夜。」

  劍子仙跡環上他的腰,嗯了一聲,疏樓龍宿又道:「第幾年了?」

  「這是第四個三年。」他說。

  他們在十八歲上大學時認識,三年後,也就是大三那一年在一起。而今他們三十歲了,生命中十分之四的三年。

  「你說,我們會有幾個三年?」疏樓龍宿有些口齒不清地問。

  「很多個。」劍子仙跡道。

  然後他吻了吻疏樓龍宿的嘴唇:「晚安,聖誕快樂。」

  那人沒有回答,原來是睡得沉了。

  第二天醒來時疏樓龍宿只覺得頭痛欲裂,劍子仙跡弄來早餐給他吃也吃不下,只能低聲地哄他多少吃一些,疏樓龍宿只好勉為其難地吃了幾口。待劍子把東西收了下去後他又倒回床上開始睡大覺。

  偏偏就是有人來擾他清夢。當門鈴聲響起時,疏樓龍宿的腦袋裡只有髒話。

  劍子仙跡急急忙忙去開門,然後是一陣砰砰砰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有誰把重物搬進了家裡。疏樓龍宿煩躁地用棉被蓋住頭,一會兒之後那聲音方消停了下去,他才又漸漸沉入夢鄉。

  這一覺睡到下午,疏樓龍宿起床後就看見一個巨大的白色按摩椅擋在路中間,於是他到廚房找了劍子仙跡,問:「那按摩椅怎麼回事?」

  那人抬起頭來笑道:「給你的聖誕禮物啊。」

  「多少錢?」疏樓龍宿陰沉著臉問。

  「哎呀,錢乃身外之物,那不重要啦。」那人繼續笑著。

  疏樓龍宿微微蹙眉,那人明明就笑得有些難看。於是他回到房間,拿了一張支票出來,丟給劍子仙跡道:「拿去。」

  劍子仙跡拿起來一看,上面的數字明明白白寫著面額二十萬。

  「這……」他有些錯愕。

  「有你幫我按摩,還要按摩椅做什麼,我就是要你幫我按摩很多個三年。」疏樓龍宿說。

                      又三年.軟磚.2013.12.24(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