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寵物當家(殢師)

  小不點死掉了。

  殢無傷有些頭痛,自那隻小動物入土之後無衣幾乎不吃不喝,又總拿著一雙泡泡眼望他。

  到底誰才是主人呢。

  約是兩年前即鹿回家時提著個籠子,籠裡一層木屑,木屑上頭躺著一隻奄奄一息的小白鼠。即鹿說今天實驗室裡來了個新手助理,打翻了藥品罐,波及到一旁等著被抓去做實驗的小白鼠,也不知是強酸還是強鹼,小白鼠登時被灼得渾身是傷。

  「不過也好,我們今天原本是要投藥的。」即鹿邊說著,邊把小白鼠從籠子裡小心翼翼地捧出來。

  無衣知道自家小妹還不是個很有責任感的人,幾天之後便接手了照顧小白鼠的工作。

  又過了一段時間,小白鼠的傷逐漸痊癒,只是燒焦的毛皮已經無法復元,留下一點一點的黑色痕跡,無衣看著頗覺有趣,某天早晨便開始「小不點」、「小不點」地喚,而小白鼠竟也予以熱情回應,於是名字便這麼定了。

  後來殢無傷生日當天無衣神神祕秘提了個箱子說是禮物,當時殢無傷只覺得莫名其妙,兩人認識都要十年了吧,根本就沒有慶祝生日、情人節、交往紀念日之類的習慣,今年忒奇怪。

  無衣還特地囑咐說回家才能打開。而殢無傷回家打開之後第一個念頭就是到五金行買個捕鼠夾,然那時早超過晚上十一點了,只得做罷。

  個把月後殢無傷與無衣正式開始同居生活。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殢無傷發現無衣對小不點著實忒好了些,好到讓他時不時會吃上一點兒醋。

  明明是床前月下並一盞溫酒,燈光好氣氛佳,那人卻自顧自逗弄著小不點;或者該是吃飯時間了,那人卻堅持看著小不點嗑完了堅果才肯出門……諸如此類的事件層出不窮。

  到底誰才是主人呢。

  又比如現在,殢無傷獨自走在街上,乍暖還寒的春天,更值黃昏時分,往往容易令人孤單寂寞覺得冷。不過這也是因為他自己屏蔽了來往女性們的桃花眼。

  他想了想,終究是買了兩份食物回去,還特地繞道去無衣喜歡的那家攤子上外帶一杯愛玉。沒了小不點那人也該把心力放回自己身上了。

  回家後整間屋子的燈都關得暗暗的,殢無傷把晚餐擱在餐桌上,推門進房間只見著一團棉被。他走至床邊輕拍幾下,沒反應,於是他索性狠著心將棉被一把拉開。

  一張熟睡的臉露了出來,殢無傷微怔,緩緩抬手摸向無衣的頭頂。

  毛茸茸的、軟軟的。

  無衣睜開眼睛,有些朦朧地望著殢無傷,殢無傷卻忽然用力地扯了下無衣頭尚那毛茸茸的東西,無衣吃痛,喵了一聲。

  殢無傷又是一愣,想想繼續扯了扯無衣頭上的貓耳朵,顯然無衣已經清醒,蹙起了雙眉,喵喵喵三聲。

  當下殢無傷只覺得更頭大了,收回手道:「起床,吃飯。」

  無衣坐起身來,懶懶地打了個哈欠之後才慢慢下了床走進浴室刷牙洗臉,殢無傷盯著他的背影,嘴角忽然有些上揚,只是無衣進浴室不到一分鐘便又奔了出來,扯著殢無傷的袖子不停地喵喵喵,眼睛睜得老大。

  說來這還是第一次見著那人如此驚慌。

  殢無傷對無衣這樣的動作心裡大概也有個底,聳肩道:「我出去買個晚餐,回來是你就是這模樣了。」

  聞言無衣懊惱地放開他,貓耳朵與貓尾巴一併垂了下來,緩慢走回浴室。

  待無衣梳洗完畢,兩人坐到飯桌前開始吃晚餐,無衣扒了口飯,又蹙起眉來,他繼續又吃了幾口,最後終是把筷子擱在桌上,不吃了。

  殢無傷抬起頭來看著他,也不著惱,把愛玉推到他面前了,無衣用湯匙舀一口起來吃,吃完了卻是將湯匙放下,竟也不吃了。

  這會兒殢無傷也放下筷子,無奈地看著那人,無衣喵喵兩聲,不吃就是不吃。

  殢無傷看著飯盒裡的菜,想了想道:「你等我一下。」說罷抓了外套鑰匙與錢包便出門去了,留無衣一個人坐在椅子上。

  過沒十分鐘殢無傷回來了,手裡拿著兩個便利商店的御飯糰,無衣見著先是垮下了臉,然在接過後卻又將之吃個精光。殢無傷有些心疼地看著原本的那個飯盒,想了想終於還是拿過來自己一併解決了。

  吃過晚飯無衣忽然又覺得有些愛睏,向殢無傷喵了幾聲後便滾回床上,殢無傷清理著桌面,還想著自己什麼時候變成無酬勞的勞工了。

  窗外傳來悶雷聲響,不一會兒便下起了大雨,雨點敲在屋簷上伴著雷聲,殢無傷想起一件事來,趕到陽臺上開始搶救那些被雨淋濕的衣服,只是在他收到一半時紗門忽然被推開,一個人撞進他懷裡。

  殢無傷有些踉蹌,手中的衣服差點掉到地上,無衣抬起頭,不停地喵喵喵。

  就這不到一分鐘的光景,衣服搶救不回來了,連帶的兩人也被大雨淋得一身濕。殢無傷先是把無衣丟進浴室洗澡,才頭大地拿著衣服脫水然後放進烘乾機裡,待無衣洗好了之後自己才沖了個澡。

  從浴室出來以後見著無衣在床上把被子捲成一團,一雙泡泡眼望著他,殢無傷沒有多想什麼,逕自吹完頭髮又要去做自己的事,然無衣卻從床上跳了起來死活拉住他不肯放。

  殢無傷不明所以,任無衣拉著他到床上躺下,躺下之後無衣一臉滿足地不停地磨蹭著他,當下殢無傷的眼神就黯了黯:「無衣,別鬧。」

  孰料無衣只是繼續蹭著他,直到殢無傷真的忍不住要翻身一把壓住他實再看那人竟已經睡著了,他的臉色不由又陰鬱了幾分。

  之後的一個月內殢無傷過著每當晚上打雷下雨時就看著無衣入睡自己才能悄悄抽身去做其他事情、確定無衣吃飽了自己才把無衣不想吃的東西吃掉的日子。

                        寵物當家.2013.03.08(六)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