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九曲迴腸(無衣師尹)

  1. 矛盾

  無衣手裡捧著一隻光禿禿的雛鳥,想了想還是決定將之放回草叢內。

  「師尹,等等!」一羽賜命氣喘吁吁地跑過來,自告奮勇道:「我能照顧牠!」

  個把月後一羽賜命肩上站了隻翡翠色的美麗鳥兒來找他,一臉為難:「我想放牠自由,可牠卻一直賴著不走。」

  無衣將筆擱在架上:「那就養著吧。」

  一羽賜命仍在糾結:「可是師尹,鳥兒長大了不都會嚮往自由嗎?」

  無衣悠悠道:「也許牠被體制與安逸束縛了。」

  「這樣好嗎?」一羽賜命問。

  做老師的站起身來,緩緩踱到學生面前,抬手輕輕地揉了揉那柔軟的褐色鬈髮:「這對鳥兒是種依賴與歸屬,同時對主人是陪伴與疼愛。」無衣收回手,續道:「若是鳥兒飛走了、一去不回頭,那麼牠得到的是自由與天空,而主人雖然寂寞,但他可以自豪自己培養出了一隻勇敢且優秀的鳥兒。」

  一羽賜命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無衣笑了:「留與不留端看你自己了。」

                            2014.05.28(三)

 

 

  1. 翰墨香

  小書僮睡著了。

  無衣側頭看了半晌,不經意翻了案上的硯臺。

  就是一方溫潤的石頭斷成了兩截,和恆河沙數無法拼湊卻染上松煙的小渣滓。

  言允一個激靈,睜開眼睛,小臉擰成一團:「師尹,對不起,我……」

  「你過來。」無衣笑吟吟的。

  於是言允戰戰兢兢地跨出一步兩步三步,直到距離那灘墨汁只有一毫釐,無衣從容起身,繞過言允,布履於地上踏出一個泛著翰墨香的黑色印子。

  他自後方握住那隻小手,並壓著那人的背使其蹲下。言允兀自疑惑著,指尖一片冰涼。

  四個字有風無骨地躺在地上。

  物盡其用。

                            2014.05.28(三)

 

 

  1. 怨憎會

  近來即鹿愈來愈容光煥發,無衣忙於慈光之塔的大小事務,見到妹妹過得好心下也安生許多。

  恰逢雅狄王鋒芒畢露,其他三境急欲除之而後快。

  強者的軟肋不是牽掛就是欲望。

  無衣接獲探子密報,雅狄王在慈光之塔有個祕密情人,且兩人感情如膠似漆濃得化不開。

  當天無衣留了封書信在空無一人的家中。事務繁雜,夜宿於外。筆跡力透紙背、入木三分。

  然後他於距離婆羅塹三里處的一座小林子內聽見自家妹妹的嬌嗔。

  個把月後烽火燃起,無衣留了封信給即鹿。戰火無情,切勿外出。這一次字跡凌亂、墨色甚淺。

  當晚流光晚榭的宅邸內的的確確沒有人。

  此後兄妹倆再沒說過一句話。

  倒是即鹿死時那座墓碑是由慈光師尹自己一刀一劃刻上字的。

                            2014.05.28(三)

 

 

  1. 亂石崩雲

  初次拜見珥界主時,那人雖清瘦,精神倒還矍鑠,可算得嶔崎。

  若說他年少時意氣風發,也虧得界主拉他一把,從此平步青雲,然那人卻又讓他低下頭去,看看這暗潮洶湧,須得雷厲風行,如此方能不被吞沒。

  最理想是進一步興風作浪。

  後來珥界主攜無衣往計殺雅狄王的會議,他聽著雙方你一句籌碼我一句條件,驀然驚覺那宏亮的聲音而今已作了喑啞。

  自雅狄王被押入上天界之後珥界主便逐漸淡出,無衣每日都給他請安,最後老人用骨瘦嶙峋的手拍了拍他肩膀。

  無衣,以後儘管按照自己所想去做,甭來了。

                            2014.05.18(三)

 

 

  1. 異人

  素還真坐在藤椅尚望著天頂的明月,手裡的茶還冒著裊裊白煙。

  琴聲戛然而止,他側過頭望向自己從天外得來的賢弟,無衣懶懶地喚道:「撒兒,我倦了。」

  於是撒手慈悲滿臉笑意地迎上來道:「師尹,房間已準備好了。」

  聞言素還真苦笑:「我說賢弟,這濯風山隅難道還容不下一個素某嗎?」

  無衣道:「來者是客,濯風山隅當然也有位賢兄準備了房間。」

  一旁撒手慈悲的表情像吞了死蚊子。

                            2014.05.28(三)

 

 

  1. 遠道不思量

  連日來楔子都傍晚時出門,清晨時回來,無衣甚至可以聞到他身上的脂粉味兒。

  好個晝伏夜出。彼時兩人皆已是國士林的學生,無衣於天色將明未明之際抓住半夢半醒的楔子。這不該是你會做的事。

  楔子眼神迷離:「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

  「你到底想幹什麼?」無衣將捧在手中的書卷當頭砸了下去。

  那雙眼睛果然還是黑白分明:「好友,還是你懂我。」

  無衣哼了聲:「我可沒為你準備醒酒的茶,有話快說。」

  楔子抹了抹臉:「我想暫時離開。」

  聞言無衣微怔:「去哪?」

  楔子聳肩。走到哪兒就去哪兒。

  半晌無衣頷首。你自己一路小心。

  楔子笑。好友,保重。

  然後他放歌而去,目的地是宿舍裡的床。

  噫吁戲,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2014.05.28(三)

 

 

  1. 解連環

  「你怎麼想學劍?」無衣問。

  劍之初抱著比自己還高的細長竹棒,毫不猶豫道:「學了劍,娘親就不必受氣。」

  無衣頷首:「好,我能教你一些,自保足矣,再高深就看你個人造化了。」

  十歲以前,劍之初手中的竹棒總被無衣打落在地;十二歲時他能與無衣平分秋色;十五歲得以壓制無衣的一切功勢;十八歲時他所凝成的劍氣劃破了無衣的臉頰。

  然後劍之初驚惶地丟下竹棒,無衣道:「初兒,我再問一次,你為什麼想學劍?」

  這次劍之初沉默了,無衣乾脆也丟掉手中的竹棒:「初兒,我能給你機會,挑戰強者的機會。」

                            2014.05.28(三)

 

 

  1. 井中月

  撒手慈悲於秀士林就讀時曾燃盡燈油寫就一篇驚天地泣鬼神的四境關係論,痛沉慈光之塔與其他三境的利害,言之鑿鑿並且詞句優美。

  上呈給師尹的那日他興奮到一夜無眠,直熬到了天明,他第一個到上課的地點候著,拿回自己的嘔心瀝血之作便迫不及待翻至最後一頁。

  上頭朱墨燦然給畫了個不大不小的圓。

  師尹究竟想表達什麼,撒手慈悲整晚輾轉反側,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所幸後來師尹又有誇讚他,那篇論述便被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來,反正來日方長,尋個好時機再問問。

  數年後他以榜首身分出了林,跟隨在師尹左右,馬首是瞻、唯命是從。尤其當他握緊手中彎刀時,誓要斬盡阻擋在師尹身前的人。

  可惜師尹死時他連刀都來不及抽出便被卸去了手臂,師尹如他自己所說,快、狠、準而且如圓一般不留一絲空隙。

  最後他窮一生敬仰追隨的人喟嘆。終是帶你走上了歧途,為師之過。

  撒手慈悲趴在地上嚎啕,他從來一往無悔。

                            2014.05.28(三)

 

 

  1. 天上人間

  浮廊巗忽然奼紫嫣紅開遍,殢無傷的臉也難得多了些許表情。

  更有薰風拂來,清香撲鼻。

  其實那一瞬間他還是有些許的驚艷,可最後仍是純白的好。

  然後無衣踏雪而來,手裡拈著一剪梅。

  當下殢無傷直想把沸雪石砸往那人身上,卻見他逕自坐下。

  「你來做什麼?」殢無傷有些聊賴。

  無衣答非所問:「我命不久矣。」

  殢無傷有些惱:「我不會讓你死。」

  那人笑了:「我知道,我相信你。」

  「弄這些做什麼?」殢無傷又問。

  無衣答:「我怕你出去不習慣,所以先帶來了苦境的各種花卉讓你看看,以免到時候你被迷亂了眼。」

  殢無傷冷哼:「無聊,撤回去。」

  於是無衣一揚袖,那些花骨朵兒便又憑空消失,連同那醉人的花香也消散而去。

                            2014.05.28(三)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