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失眠(神草)

  大概是睡前啤酒喝多了,神無月還得半夜起床上廁所。當然他絕對不會懷疑自己老了身體功能不正常,才二十一歲呢,還有多少路程要走。

  可夜裡什麼都看不清,神無月摸黑走路就踢到了桌腳,順勢撞上桌沿。

  他壓上一顆麻將,瞬間的撞擊硌得手掌生疼。

  「走路看路啊。」草一色的聲音傳來。

  神無月回頭,朦朦朧朧地只看見一個人坐在上鋪。他揉揉掌心道:「抱歉吵醒你了啊。」

  草一色伸手於床邊摸了摸,發現梯子後便爬了下來:「我本來也沒睡著。」

  正逐漸往廁所移動的神無月停了下來,打了個哈欠問:「難到不是你最早說很累要睡覺的嗎?」

  「是我啊。」草一色道:「可是我也不知道我怎麼就睡不著了啊。」說著他拉開窗戶,今年一點兒都不秋高氣爽,悶熱的要死。

  神無月一時沒有回答,到了廁所解放完畢之後出來拎了鑰匙與錢包就要出去。草一色見狀忙問:「現在都凌晨了,你去哪?」

  「安啦,現在出去不會有人發現啦。」說罷神無月就這麼離開了房間。

  大學校園好的就是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職班店員吹著冷氣在櫃台滑手機,電動門往兩側移動時驀然抬起頭用撞鬼的眼神盯著神無月,在這時間來的瘋子幾個月就這麼一位了吧。

  神無月倒是安然,拿了一紙盒裝的牛奶就去櫃檯結帳:「要加熱。」

  店員替他刷了條碼便拿去加熱,拿出來時特別多給了他幾張衛生紙包著紙盒:「很燙,小心拿。」

  神無月道了聲謝便回到宿舍裡,草一色又躺回床上,聽見他開門的聲音便坐起身來道:「這麼快,我以為你去夜衝了。」

  「再兩、三個小時就要天亮,夜衝還是改天吧。」神無月回答。

  草一色又問:「那你幹嘛去了?」

  神無月移動到床前,他身高很高,不比坐在上鋪的草一色矮多少:「給。」

  草一色接過他手中的熱牛奶,有些莫名其妙:「這是幹嘛?」

  「喝點熱牛奶比較好睡啊。」神無月打了個哈欠滾回下鋪。

  他將吸管插進紙盒上的小洞哩,吸了一口然後罵了一聲髒話,從上鋪彎下腰來瞪著神無月:「你想害死我啊?這超燙的!」

  神無月看著他笑了:「忘了提醒你慢點喝。」

  草一色將身體縮回去,吐了吐舌頭,這樣根本睡意全消了。

  「哎,你不問我為什麼失眠?」然後他忍不住又開口說話。

  神無月翻了個身道:「我以為你不想說。」

  草一色搖了搖手中的牛奶道:「其實我在想要不要早點兒去考個證照什麼的。」

  「這樣挺好啊。」

  「你知道我越早開始工作越好。」草一色認真。

  他家裡是單親又低收入戶,下面還有弟弟妹妹,能供他上大學也是自己去助學貸款的,背了許多債又想讓家人過好日子,除了喜歡打麻將這個習慣之外他還真沒什麼可以挑剔的,認真。

  「想這麼多做什麼呢?」神無月又打了個哈欠:「晚上我們去吃燒烤吧,我請客。但是就我和你,別揪其他人了。」

  「你哪來的錢?」

  「從良峰貞義那裡贏來的。」

  兩人沉默了一下,然後開始大笑。接著他們又閒聊了一會,直到神無月開始打鼾。草一色啣著吸管喝已經涼掉的牛奶,這生活畢竟還是愉快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