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時(浪風浪)

  畢業展即將來到,御神風看著自己近兩年的作品發楞,側過頭問一旁的同學:「你說我從這裡面挑一幅出來好,還是再另外畫一幅好?」

  同學盯著自己的手機螢幕道:「我說你別這麼懶吧,畢業展當然是再準備一個新的作品啊。再說你那些有什麼好挑的,全都是藍色系,也不是不好,但這次就換另一種風格試試看吧。」

  御神風嘿嘿笑了:「好啊,那我這次來個水墨風好了。」說罷他背上背包就要回家,同學的視線還黏在手機上,頭也不抬地揮揮手丟下一句慢走不送。

  他邊笑罵著你這見色忘友的好同學邊走出去,到車棚牽了機車,騎到大學門口果然看到靖滄浪等在那兒。御神風停下來丟給他一頂安全帽,靖滄浪戴好坐上後座,兩個大男孩擠一臺小綿羊,在路口等紅綠燈時引來不少揶揄的目光。

  過了兩個街區忽然車頭一轉,原本應該是要回家的路卻跑到了大街上,靖滄浪在一片嘈雜的引擎聲中於御神風耳畔問道:「你要去哪裡?」

  御神風幾乎是大喊著回答:「畢業展要交作品,滄浪陪我去買畫具吧。」

  回到兩人合租的小公寓後御神風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晚上六、七點時靖滄浪下了水餃去敲門也不見有回應,他嘆了一口氣,將那盤熱呼呼的餃子放在餐桌上道:「我先去寫論文,你趕完稿出來記得自己熱一下。」

  可是直到他寫了七、八頁的《詩經‧秦風‧蒹葭》研究,眼睛痠痛到不得不闔上筆電去洗澡時隔壁房間依舊沒有動靜,他又敲了敲門:「神風,我知道你在趕稿,可是也不能不吃東西吧?你再不出來就換我進去了。」

  一片寂靜。靖滄浪打開門,房間的燈亮著,地上散落著好幾張塗畫過的棉宣,而御神風就這麼趴在桌前睡著了,手上還握著一枝中楷,而背景音樂是〈漁舟唱晚〉。靖滄浪搖醒他,御神風睜著一雙惺忪的眼睛瞧了他半晌,忽然跳起來道:「滄浪,你來得正好,我才想請你幫我題字呢。」

  靖滄浪低頭瞧去,桌上的畫裡小橋流水人家,溪旁開了一樹紅梅,角落卻站了個背影,無端蕭索。他問:「這不是你的畫嗎?怎麼讓我題字?」

  「放心,教授沒看過我用毛筆寫字,認不出來的。」御神風道。

  靖滄浪搖搖頭:「你要我寫什麼?」

  御神風偏頭想了想道:「其實我沒什麼文采,就寫『迎春故早發,獨自不疑寒。畏落眾花後,無人別意看』吧。」

  靖滄浪伸出手越過他,提起桌面上一枝小楷蘸了墨,沉吟著寫下兩行飄逸的行楷,御神風看著笑了出來,拍手叫好。

  早占取韶光、共追遊,但莫管春寒,醉紅自暖。

2015.03.26(四)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