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東南隅(憂槐)

  一大清早晨霧朦朧,泥土空氣都是濕的,連帶著那嫩綠的茶葉上都掛著剔透露珠。憂患深掀開身上被褥,趿著鞋自個兒打了冰涼井水洗漱過後外袍一披,悠悠踱至前廳,早有人候在那兒。

  他望向地上的幾個擔子,站在最前面那人便迎上來道:「這兒是才採摘下來的碧羅春呢,正要請您看看,今年收穫頗豐,興許可以再闢一處茶園……」

  憂患深擺手,蹲下去揀幾片青翠欲滴的葉子揉碎了放在鼻前聞了聞,頷首道:「可以,今日午後就開始殺青吧。」但見眾人欲言又止的神色,他站起身子,自袖裡掏出一柄摺扇續道,「這茶的價錢只會水漲船高,你們便放心吧。」

  幾名茶農得了這句保證便樂了,呵呵笑著朝他道謝,說著老闆這生意頭腦真好,又有商德,日後必定業紹陶朱……末了還是憂患深再擺一擺手,他們這才高高興興地去了。

  都說南方多瘴癘,可不見這世外桃源江川秀麗、山色旖旎,更有大片富饒田地,縱身湖海浮浮沉沉,自驚濤駭浪中翻出來要覓個自在地方過過安逸日子還有哪兒是去處?

  憂患深給自己沏了壺去年的君山銀針,攤開一方明黃色的絹帛,手指在紅木桌面上敲了敲,向後一仰欹在榻上,便就著這個姿勢假寐起來。

  夏至後胤天皇朝的少年皇帝槐破夢下至江南避暑,卻是遣退了一眾宮女大臣,只帶著一把琵琶和皇兄殊十二就這麼輕裝出發,說的是憑他倆身手已是足夠,其餘的人要來只會礙手礙腳。神色那叫一個睥睨。

  憂患深早就備好筵席,一碟茭白筍、一條清蒸鮒魚、半隻茶香煙燻雞和一壺竹葉青。槐破夢動了幾筷子,端起杯子來時卻皺眉道:「這哪裡是竹葉青?」

  「這是來自峨嵋山的竹葉青茶,難道陛下不知道?」憂患深挑眉。

  槐破夢哼了一聲,將就著飲下,之後的幾天還鬱悶著:江南難道就只有好茶,沒有好酒?

  返回時憂患深贈他一枚錦囊,說裡頭裝的是今年才焙好的碧羅春,正是馥鬱郁。他收進懷內,回到了朝堂上卻隨手將之轉送給丞相騶山棋一,不意從裡頭掉出一張箋詩,拾起來一看竟又把錦囊給搶了回來丟在地上。

  殊十二嘆了一口氣,自他手中拿過箋詩來,讀完後訥訥塞回他手中。

  此茶自昔知者稀,精氣不關火焙足。娥眉十五採摘時,一抹酥胸蒸綠玉。纖褂不惜春雨乾,滿盞真成乳花馥。

2015.03.26(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