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食色性也(冰無漪/海蟾尊)

  人說宗巖祿主若是不在方丈雨捲樓,那也該在花街,不然就是在這兩者之間,而且走的還都是喧鬧的大街。

  這次他拎著三名衣衫不整的弟子來到廳堂上,隨手一丟,那三個愣頭青就地一滾,還來不及站好整理自己的儀容便聽得那人冷然道:「自己說,我該如何處置你們?」

  玉清界的規定是你買春就買吧,買完了記得也把人家姑娘給贖出來以示負責,然後就是一生一代一雙人一齊進道門內修身養性。最重的懲罰也僅僅是那弟子此生都甭想要躋身領導之列了。不說三界內的眼光都一致,尋花問柳的人能棲身的地方也就是花前柳下,上到頂峰去要摔死的。

  後來懸壺子將這事兒說給一燈禪與靖滄浪聽的時候一人捧腹一人蹙眉,直說這規定真真體恤這世道卻也胡鬧,然後一燈禪又搭著懸壺子肩膀問說你師兄真執行了?

  第一人說可是他的錢都砸在姑娘身上了,這怎麼贖呢?第二人說他前些天和那誰鬥蛐蛐兒錢都輸光了,最後一點兒零花也還是在姑娘那裡,這也怎麼贖呢?第三人捏著衣角說他的荷包在街上就給人扒走了,到了樓裡才發現,正愁怎麼打賞小費呢,祿主就來了……

  海蟾尊捧著銜月金蟾怒極反笑:「玉清界自有玉清界的規矩,方丈雨捲樓也有方丈雨捲樓的規矩,今日你們在我門下就要依海蟾尊的。風塵之地如斯齷齪,竟還自甘墮落、同流合污,你們哪兒碰到那些女人就該削去哪兒的皮。」眼見著那仨瞪大了眼睛、正張著的嘴巴也合不攏了,他續道,「念在你們是初犯,今日姑且放過,但是下不為例。」

  聞言那三人又忙不迭道謝,海蟾尊擰眉:「謝什麼?僥倖苟且難道謝我?」他背過身去哼了聲,「別再讓我看見。」

  於是偷了腥的弟子揣著七上八下的歡欣互相推搡著走了。待腳步聲遠去,海蟾尊放下手中的銜月金蟾,又道:「咎央,我要沐浴,待會別來搗亂。」

2015.03.26(四)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