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食鶴(殢師)

  戰爭只要一開打,沒個三五年是不會結束的。

  日復一日烽火狼煙,生離死別落幕的時候卻又是個大雪天。慈光之塔慘勝,用的是軍師無衣的奇襲計,派一支精銳部隊繞到敵人側面虛張聲勢,待敵方手忙腳亂不知所措時主部隊再一鼓作氣長驅直入。

  誰都知道那隊立下了大功的人馬得向死而生,沒有回頭路。

  大軍明兒個要凱旋歸來,包含領導在內的大小官員喜上眉梢,卻還是正襟危坐地開會討論戰後的民生問題。這問題可大了,勞動力都報銷了。

  一燈如豆,無衣擱下筆,站起身來推開窗戶,外頭朔風獵獵,颳進來熄滅了那盞蠟燭,又借勢捲走了他手上拈著的紙鶴。他回頭,一千八百七十三隻白色的平安符擠在靠牆的床柱邊,五年又四十七天。

  窗戶被關上,無衣在黑暗中蹙起眉,半晌他問道:「你怎麼回來的?」

  殢無殤將窗戶掩了個嚴實又上了栓,淡淡道:「命令下來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你,那場突襲自然要去。而且我說過了,幹完這一年就要退伍。」

  無衣繞過他到案前將燭火重新點上,殢無殤走近,卻見無衣後退了幾步:「那又是誰讓你來找我的?怎麼不和軍隊一起?」

  「想你了。」殢無傷繼續朝他前進。

  無衣嘆了口氣道︰「我原也以為……你是怎麼辦到的?」

  殢無傷環住他的肩,低聲道:「兵荒馬亂時要孤身自保也不是件難事,我沒有必要往自個兒往槍口上撞。」他頓了頓,「南方時常下雨,不愁沒有水喝,真的餓到不行就吃那個。」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是几岸上的一摞紙張,無衣微怔,只聽得殢無傷又道:「你寄給我的那些紙鶴沒地方放,我都拆了放在兜裡。」

  無衣搖搖頭:「難怪你瘦了也黑了,吃那麼多筆墨下去。」

  「反正我不識字。」殢無傷放開他,走到床邊抱起那裝了千來隻紙鶴的箱子,走到窗邊將窗戶打開,只聽得嘩啦啦那些小小的鶴就這麼乘風而去,從此杳無蹤跡。

  卻恐怕是屍骨無存。無衣復又擰眉,只聽得殢無傷道:「我人在這裡就好了。」

2015.03.22(日)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