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楓落塵香01(All楓/主羅楓)by弓雨雲

那啥我想一次發但是被給說有敏感詞,我不知道哪兒敏感了所以只好一章一章發。





  看著床上熟睡的人,一身深紫衣裳,那顏色自己怎麼看怎麼不舒服。

  太冷了、冷的沒有溫色在身上流轉,冷的似乎除了自己沒有溫度給人了,就如同那眸始終猜透不到的淡漠。

  輕關上門,看向自己為他種的楓樹,時久的觀察發現他喜歡在思考時,把楓葉輕拈在手中,所以為他種下了,只是他從未再拈起任何一片葉、在這裡的時候。

  是哪時候把他綁過來的?因為時間太久了,記不得了、也就不需要記了,反正他以後會一直在、永遠在,自己是不會放他走的。

  「笑看嫣紅染半山,逐風萬里白雲間,逍遙此身不為客,天地三才任平凡。」輕念出楓岫的詩號,南風不競諷笑了下,「不為客嗎?那就為主吧!」

  只是,再望向那屋子,裡頭的人似乎起床了,愈走靠近就會愈膽怯、為什麼?   是害怕再看到那冷淡的眼神嗎?還是擔心再從他口中要求自己應該去找湘靈?

  不管是哪種、總是憤怒,所以每次都是自己轉身離去、沒有說到話。

  「吾、真的不愛她呀,你囚禁我又有何用?」他又那樣說了。

  真的不懂自己嗎?自己又憤怒了、又轉身走了。

  曾看著那女人的淚、多垂惹人憐,所以自己細心守護,但後來知道她的淚是與自己無關,有摻點慶幸情緒在其中;曾看著那男人的淚、多引惹人厭,所以自己刻意排斥,但後來知道他的淚是與自己無關,有摻點怨懟情感在裡面,怎麼了?當初只記得自己這樣問了自己、然後無解。

  在時光久到流逝太引人疲倦,才終於明白,原來、這是愛!

  那時自己曾說:「無關風月,這畫若讓你題序,你會筆甚麼?」

  那是一張春光明媚的山水畫,畫中的樹下有個黑點象徵那是個人,那人撫著樹看不出有甚麼情緒,只是霧濛濛的,看起來有點不清。

  「既無關風與月,何關喜樂、何關絮愁,若是如此,便題個『清明時節雨紛紛』吧!」楓岫看是隨意道出玩笑話,但眼中卻絲毫無笑意。

  如果那時自己非是南風不競,那想一定會笑出來吧!

  但是,自己卻只是南風不競罷了。

  一位因為在乎所以不顧一切的南風不競而已,想自己當初用多拙劣的謊言把他欺騙到這裏,他竟然信了,是因為相信自己不會對他做出甚麼事情還是沒有預料到自己會以囚禁方式把他困在身邊?

  不管是哪種,都不是自己願意面對的。

  「我願用時間、刻一個愛你的無悔,你知道嗎?楓岫。」南風不競看著紅透已落地的葉,似嘆似惜。

  風颯颯的冷冽,無聲亦也無解,僅有的只是愈來愈不甘而緊握死白的拳。

 

*

 

  這天有著陰陰恢澹、這人有著鬱鬱寡歡。

  多沉悶在這百花豔放的六出飄霙當中,不該這樣的不是嗎?楓岫想著,卻思索不出哪邊出了錯。

  湘靈不在自己心中呀!南風不競似乎是誤會了,又不能道出自己所愛那人。那人啊,總是讓自己懊惱不已的,因為他或念或掛望從不會是自己。

  往事一幕幕像絢墨般暈開了宣紙就不可收拾那樣的突兀一樣,不會再發生了,所以只能回憶,太短的一生、有的是那太長的一瞬。

  在亭子對話那時自己有的灑脫婉拒,雖然伊人還裝作堅強,只是眼濕潤那樣觸目,想當作沒見似乎也不太可能,所以、安慰。卻始終沒想過會致自己到這般田地的窘境當中。

  「吾、真的不愛她呀,你囚禁我又有何用?」看著南風不競轉過身的背影,楓岫輕問。

  而,對方卻沒給自己一點回應。

  只是看著自己,用他的眸死死的盯住自己,多詭譎、多怪異,但是他就那樣無語和自己相望著。

  說自己是神棍,但其實自己也沒真的神到看眼神就能猜測一切,於是乎、相視無語,南風不競又氣沖沖地離開。

  嘆氣,因為始終無解。

  為什麼不願說明白呢?楓岫不懂南風不競的糾結,只是困擾自己的是怕自己離開他太久,他會以為自己不願再為他做事,然後從此就真的斷了關係了呀!

  多笨的一個人,除了國事那顆腦袋就再也裝不進任何東西了,就不知道那顆滿是國事的腦子裡有沒有一小塊區域佔有一位叫做楓岫的一席之地呀!

  好歹、好歹自己也算是軍事腦袋吧,怎麼在自己那天負氣轉身時挽留自己。

  「你除了國事還知道些甚麼?」

  明明是自己在無理取鬧,因為羅喉始終未有子嗣,人民開始有質疑、困惑的聲音出現啊!卻沒有想到羅喉只道了聲:「你隨意挑幾個給我就好。」

  真的是怒極才會那樣失態,以為他會依舊拒絕到底,結果、他也不排斥嗎?還以為、還以為……

  以為甚麼?扯抹笑,告訴自己別傻了。

  他眼中存在的從頭便不是自己,就連一個君曼睩地位都比自己高,那自己還該拿甚麼去比較?

  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所以,才會就選擇在他身邊陪伴他,都說友情是比愛情長久太多的俗物了,不該參不透的,總說得淡泊淡薄,卻仍未放下,矛盾的自己,所以傷心是應該的。

  風吹過、簾動,在風走後,卻像未被打擾過的一樣、靜止。

  是否自己就像風一樣?停過走過,對簾來說都沒關係?對窗外那棵南風在自己來不久後種下的楓樹,楓岫望著:「看遠邊的飛楓、葉落相思卻成灰、葉不懂落花的淒美,所以只能等思念化成灰屑。」

  難道自己一生都必須困在這邊嗎、多可悲。

  其實來六出飄霙前幾日,自己還想過羅喉會來拯救自己,真的是說書人口中的虛幻故事,明知道不可能發生,卻又那樣期盼,等著下次門開啟是自己等待的那個人。

  失望、最後總是失望。

  餘暉蔭照滿地,略橘略金黃,一天又要結束了。

  那陽緩緩西下之後消失,明明照耀的那樣暖人心,卻在瞬眼間沉寂冷漠。

  輕靠在窗邊,抬頭望著月,悲歡離合總愛用月的圓缺來表意,而今天、缺的徹底了吧?

  那上弦月是不是代表了,無望了?

  苦笑,笑自己走不到結局卻死命筆出後續篇幅,自以為可以再多一些相處時間,結果不如人願。
评论
热度(6)
  1. 海东青雁泊之洲。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东青雁泊之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