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楓落塵香13 by弓雨雲

哪兒有敏感詞了……





  在天都的殿內,可說是真的靜到一根針掉地上都聽得到,如此的安靜,每個人的吸吐也不敢太用力,生怕打壞這緊張到不行的氣氛。

  武君的臉,可說是十分的臭,特別在那人說完似威脅似逼迫的語句後,雖然羅喉依舊是面無表情,只是,手握著龍椅的扶手,那手的青筋微微冒出,指尖死白狀,怎麼瞧都是很用力的把扶手當成是那人的脖子一樣掐握。

  只是,有膽小的人,就會有膽大的人,黃泉旋了個身,走到羅喉面前道:「何時出兵攻打?」

  「這、吾要好好想想。」戰,可不得馬虎,不然賠上的是人民的性命,而自己不願看的就是這樣,羅喉起身喊了聲大家都先退下後,留下自己獨自思考,然後想著想著,轉過頭想詢問楓岫意見,身旁卻空虛的冷清,對了,他說要退隱,而自己同意了。

  如果之前不同意,是不是不會讓自己弄到這地步?自己口有點拙,之前幫自己處理這些的,都是楓岫,是該習慣自己思考做出決定了,雖然,這樣會讓自己心中突然有一塊被剝奪。

 

*

 

  一路上,元別向棘島玄覺說苦境風景,以免太過安靜會讓自己有點不適應,然,卻在自己說到整片楓葉時,玄覺突然有點激動的問:「楓林?那,可有人住所?」

  元別四周看看後,發覺這邊的環境可說是險峻萬分,山像保護甚麼似的環繞,唯有一路可進出,走在這條路上被風吹得有些刺痛,走進入不久後,隱約中好似有一間草屋,「有一間不太起眼的草房,太宮向前查探嗎?」

  「這房,無稀奇呀!」不懂,太宮怎麼了,只是太宮用手摸著璃門口最近的一棵楓樹的樹幹那邊,繞了一圈又一圈,似乎在感覺甚麼。

  「就是這間,楔子曾住過這兒。」太宮激動的拉了拉元別衣袖。

  只是元別疑惑,太宮怎麼發現了?連自己都沒發現異狀呀!「太宮,如何知道的?」

  「楔子習慣性在楓樹下思考,若思考便會捻葉在手,然後讓之落地,他又會用手指敲著樹幹,那叩叩聲似乎能讓他思考,讓他平靜吧!而吾剛剛就在尋找是否有印記,你摸,這邊有個小窟窿,楔子他阿、是固執又執著的人,看他都敲同個地方就知道他對某些事有特殊的執著。」棘島玄覺好像想起甚麼,嘆了一口氣,就拍拍元別問:「裡面有人嗎?」

  「裡面似乎被清掃過了,書本衣物都有被帶走。」元別牽起玄覺的手,讓他進入房內,只是一直聞到微微的香味,「這香味是百合花?」若不是在殺戮碎島聞過這味道,而自己對味道本來就特別敏感,這味、很容易忽略。

  「帶吾尋一下這味源頭。」玄覺說。

  就在這楓林繞繞不數十幾公里,又看到了一間草房,只是這草房外圍多的是百合花,裡頭的頭就如百合花那樣純潔透淨。

  「是禳命女!」元別驚呼。

  「別、別驚擾她,我們不是為了她而來的。」知道戟武疼妹妹,應該不會想讓碎島之人打擾她,看戟武當初為了保下湘靈的強硬態度就該明白了,「走,吾只是想確認湘靈過得很好,好回去報告王而已。」

  「是,元別明白。」又步回剛剛的楓林處,「太宮,這裡頭的人已經搬走了,那我們是否追查下去?」

  「不!這樣會拖到殺戮碎島跟苦境的合作關係,還是先回去稟告吧,至於楔子之事吾會一同秉上的。」玄覺拍拍元別的手,要他帶自己回去了。

  一路上元別問了很多關於楔子的事情,他想幫忙太宮,看著他最近因為要去苦境協議,那樣奔波操煩,實該為他分憂解患。

  「太宮,楔子是何樣貌?」元別發出疑問,想瞭解讓太宮那樣顧忌的人是甚麼樣的。

  「他名為楔子的時候,特愛紫素衣,在他更名為楓岫主人時依舊穿紫衣裳,只是、衣服華麗了些,吾沒見過有人愛紫色,愛成那副德性,就連髮色也是紫色。」太宮微瞇眼,在回想過往,嘴邊帶的一抹微笑,「他愛紫色大概就像王疼湘靈那樣既定,不會更變的吧!」

  「那……他個性如何?」元別再問,開始好奇有怎樣的奇葩那樣喜好一個顏色,聽說,紫色象徵著神秘感,是想顯表他的神祕度嗎?

  「其實他個性很難捉摸,就最簡單還說,大抵就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最標準來形容他吧!雖然他嘴邊總有一抹笑,但,總不確定他到底在想甚麼,陰險不知道該不該形容他。」太宮笑笑地說。

  「……是那樣嗎?」那不就跟太宮很像嗎?元別轉頭看了一下太宮,那人的臉也帶著一抹意義不明的笑。

  「的確,難猜透阿那人,就在知道他幫助羅喉時,著實讓吾嚇到了,沒想到他會願意幫助君王。」玄覺道。

  「太宮,接下來要小心,我們要步入火宅佛獄跟殺戮碎島交界處了,要當心了。」元別靠的離太宮更近了些。

  「嗯,吾有聞到火宅佛獄特殊的屍腐味。」那味道其實不太好聞,很難說太明是怎樣的味道,只能說聞得很難受。

  「等等,太宮,你剛剛說的那人,愛穿紫衣,髮又是紫色,那手是否也拿著羽扇?」元別看著某處問。

  「你怎麼知道了?還是,你看到甚麼了?」不愧是太宮,一問就問出重點。

  「吾剛剛看到了凱旋侯,抱著楔子走進火宅佛獄內了,要追嗎?」元別問,那人是四魌界的通緝犯,若抓了說不定可以為自己國家帶來益處。

  「不!你打不過凱旋侯的,更何況有侯出現他其他兩位副體也會出現,光是三對二就處於劣勢。」太宮分析後,決定會回去把這件事交給王定奪。

  「是,元別聽命。」聽完太宮的話之後,元別帶著太宮往比較不起眼的地方走,然後一邊注視著凱旋侯那邊的事情發展,那樣帶進火宅佛獄嗎?不知道到底有甚麼樣的陰謀要產生,只是,楓岫看起來完全沒有受傷的樣子,難道他不會武功嗎?

  「怎麼了?」太宮發現元別走的太心不在焉,就連自己被石頭絆到都沒發覺。

  「楔子,不會武功嗎?」元別問。

  「吾記得他會才對!」玄覺想了想又說,「怎會有那樣疑問?」

  「沒受傷,若被制伏,應該會反抗吧?」元別問。

  「難道,侯侵入苦境了嗎?不反抗應該是他不是用凱旋侯樣貌去熟識楔子吧!就像楔子到苦境也叫楓岫一樣。」玄覺又說,「這事很重要,快帶吾回殿稟告王。」

  「元別明白。」

弓雨雲.2014.02.04(二)

评论
热度(5)
  1. 海东青雁泊之洲。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东青雁泊之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