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霹靂布袋戲/K】水龍頭的自白(劍子仙跡/宗像禮司)

一整個就是被黑單取關的節奏。

我說我只是壓力大沒有病你信嗎?

雷,只黃不暴,OOC。
雷,只黃不暴,OOC。
雷,只黃不暴,OOC。

一邊看暗夜無愛者的《儒風》,一邊寫。

好了,都是因為這個:http://www.plurk.com/p/k75scs

我說會寫就是會寫(。





  濕濕的。

  我最討厭濕濕的!那會讓我變老變醜變黃變髒,我最討厭濕濕的。

  可是那些可惡的男人們總是喜歡拿他們骯髒的手來觸碰我,那些可惡的男人們剛剛觸摸過他們褲襠的骯髒的手!所以每次遇上看不順眼的人時我總會故意將水量放得比平常大一些,他們也會被我噴得濕濕的。

  哼,怎麼能只有我一個人濕呢?什麼?你說為什麼不要把水量放到最大?你傻啊,我可不傻,如果每次把水量開到最大,那些可惡的男人們一定會用冰冷堅硬的工具暴力地把我的頭給扭下來。

  偶爾也會有幾個小白臉有禮貌地捧起乾淨的水淋在我的頭上,真真清涼無比,所以我也會對他們以禮相待,放出水來的時候總是特別溫柔。可是這樣的人種根本少之又少啊,我懷疑他們都要絕種了!這不,那邊的小便斗前不是還有兩個沒人愛的在比大小嗎?

  你問我怎麼知道他們沒人愛?哼哼,在這破廁所裡待了三年,什麼樣的糙漢子、娘砲與糙漢子和娘砲(!)沒見過?只要是邊說話邊發出古怪氣音或者詭異笑聲或者難聽的叫聲,那他們腦中或者嘴上一定都離不開那所謂的「女人」。

  那兩個還在比大小的人談話的內容無非是那誰的臉正點、那誰的波大、那誰的裙子短腿又美,一言以蔽之:欠幹。哦,我都知道的,說人家欠幹那還不是沒幹上嘛,這就是沒人愛的男人,懂?

  但是說真的,我實在很想見識見識那些骯髒男人口中的「女人」,看他們的表情如癡如醉、聲音若癲若狂,似乎真的很不錯?

  哦,天啊,他們終於比出個結果了,不!不不不!他們要過來了!剛剛捏了那麼久的那個東西的手……不要碰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咦?

  這人是誰啊?為什麼要穿著那麼奇怪的衣服,我都看不到他的褲襠了。嗯……我推測他應該是偏向娘砲的那一類型,你看,他穿的裙子,頭髮還留這麼長,肯定是個偽娘。不過看起來似乎不太專業的樣子,沒有化妝呢。

  剛剛那兩個比大小的人也看傻眼了,他們盯著那個奇怪的人很久,然後跑出去了,哦耶萬歲!我不需要被那骯髒的手碰觸了!不過竟然在摸了那麼久的那個東西之後還不洗手,這些男人果然都是骯髒的生物。

  好了,現在剩下那個奇怪的人了。他拿著一本很蠢的兒童用繪本,標題是「我學會站著上廁所了!」。他仔細地閱讀了一會兒,然後將那本書收進他寬大的、看起來十分礙事的袖子裡——唔,不過既然可以收納東西的話,姑且不要說他的袖子蠢好了——但是即便他的袖子不蠢,他本人的動作實在是蠢到無藥可救。

  他把他那過長的、看起來十分礙事的長裙——是說他為什麼要在長裙裡面還穿一件那麼寬大的褲子啊?他的美感真的是十分特殊,而且那件裙子的設計亦十分大膽,竟然兩側都開高衩到屁股以上——掀起來,整個蓋住他的臉,然後抽出解開綁在腰間的帶子,將褲子脫下來。哦,天啊,他看不到竟然也還能瞄準,這真是太令人驚訝了。

  不過我要祝福他永遠不會有尿急的時候,不覺得前置作業太繁冗了嗎?

  而且他的那個東西,呃,怎麼說好呢……咦?

  「是!」

  等等!等等等等!剛剛那聲音……那聲音……是否就是傳說中的女性呢?哦,我美麗的歐若拉女神,請妳快快出現在我的眼前吧!妳怎麼忍心看我自睜眼的那一瞬間起就浸泡在噁心的男人堆中不得超脫……你誰?

  這個戴著眼鏡的小白臉走進來,擋住了我望向女神的視線。

  滾蛋好嗎?我不想看你站在我的面前指著剛才那個奇怪的從頭髮到鞋子都是白的男人嗆聲,誰管你的Scepter4和無霾大義啊?果然這個人是小白臉,只有小白臉才會這麼文謅謅地講一大堆廢話,同時還要雙腿併攏、把手背在身後。

  那個長毛好像上完廁所了,哦,他的膀胱似乎挺有力的嘛。

  只是現在為什麼如此的安靜呢?果然小白臉就是小白臉嗎,才放話了兩句就接不下去了,然後那個長毛還慢條斯里地整理起他的衣褲來了。不過說來也真奇怪,通常小白臉和偽娘的感情應該都不錯的啊,那麼這是唱的哪一齣?

  我猜猜,或許他們倆本來是好♂朋♂友,然後長毛找到了一個對♂象,於是兩人愈走愈遠,但是後來小白臉發現長毛的對♂象其實是個夢想毀滅世界的中二,他把這個事實告訴了好♂朋♂友,但是長毛已然愛得不要不要了,聽不進他的隻言片語,勸說不成之下,小白臉只好來♂硬♂的。

  什麼?你說這太灑狗血了?你沒看到那個小白臉已經拔♂刀了嗎?

  啊,果然長毛也拔♂刀了呢,他的武器原來就是背在背上那長長粗粗的包包啊,果然有♂點♂大啊……咦?

  誰准你們在廁所打起來的?這樣違反Scepter4裡不准私鬥的命令你們難道不知道嗎?來人啊!救救水龍頭啊……咦?

  我沒死?他們兩個打完了?不,看起來像是還在對峙當中,所以剛剛那聲巨響並不是他們倆製造出來的,那麼會是什麼呢……媽媽唷!窗戶破了!

  窗戶破了代表我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許這樣就可以看到我的歐若拉女神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噢,好痛!是哪個天殺的拿這個橘色的、很大很圓的東西砸我?

  媽媽唷!有兩個精神病患在這間小小的、又窄又熱的廁所裡把那個橘色的、很大很圓的東西互相丟來丟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又飛過來啦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以為我沒有注意到那個東西剛剛彈到了濕濕的小便斗又彈到濕濕的地板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而且長毛你還沒洗手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個世界好可怕啊,電燈被砸破了啊啞滅跌你們快住手啊……咦?

  小白臉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哦,他說:「就讓你看看青之王的劍吧。」

  剛才不就已經拔♂出♂來了嗎?好像還叫做天狼星來著……喂!等等!不要啊!住手啊!停下來啊!這麼大……這麼大的話一定會壞掉的啊啊啊啊啊!

  再破碎的小便斗的殘骸當中我看見一個影影綽綽的人影向這邊跑過來,咦?

  那個曲線,那個S型的曲線,哦,來人有著淺金色的頭髮,尖尖的瓜子臉、漂亮的眼睛漂亮的鼻子漂亮的嘴唇和曼妙的身材,我看見了傳說中的衣服中間的風景和裙子下面的風景,喔,我覺得那個小白臉所說的達♂摩♂克♂里♂斯♂之♂劍好像也沒有那麼可惡了。

  我覺得我的鼻血要噴出來了,你們都要躲好唷!準備好了嗎?一、二、三!

  水管炸裂啦哈哈哈哈哈哈,把我弄得灰頭土臉的長毛和小白臉,以及我美麗的歐若拉女神啊,你們都被我弄得濕濕的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咦?

  不!不要啊!女神!妳為何如此暴力地想把我的頭扭下來呢?

评论
热度(3)
  1. 磚牆之下。雁泊之洲。 转载了此文字
    嘛,說好的(? 直接轉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