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泊之洲。

霹靂布袋戲同人。

© 雁泊之洲。
Powered by LOFTER

楓落塵香32完結

當初寫覺得爛尾,現在看還是爛尾……





  能屈能伸大丈夫。這一次的四魌大會咒世主沒有帶上任何隨從,一個人穩穩地坐在座位上,依舊面不改色,王者梟雄。

  若說唇舌是刀槍,那麼沉默就是他於殿堂上的最後盾牌,死守著尊嚴。

  「咒世主方才的提議甚好,」還是天尊皇胤打破沉默道:「四魌界百年和平著實不易,豈能毀於吾等手中?」

  珥界主涼涼道:「天尊說得是。集境虓眼皇帝狼子野心,眼下雖被苦境暫時逼退了,哪天又要捲土重來亦未可知。其人武功高強又城府機深,與之合作難保不會遭遇兔死狗烹之禍。還是靠攏向地緣相近的盟友較好,休戚與共。」

  咒世主眼神陰鷙了幾分,卻還是不說話,連同另外兩人都把視線投向尚未表態的戢武王。少年老成的救世明君從容道:「弭兵戢武從來都是吾之信念,咒世主能有此想法吾自當贊成,但配合與否端看火宅佛獄拿出多少誠意。」

  「只要詩意天城、慈光之塔與殺戮碎島配合,火宅佛獄自有足夠的誠意。」咒世主不軟不硬道。

  天尊皇胤眼看著又一場唇槍舌戰,連忙插入道:「那麼四境恩怨至此一筆勾銷……」

  「暫時放下。」戢武王似笑非笑打斷他未說完的話。

  天尊皇胤擰起眉頭,聲音平板地將話說完:「也是時候休戰好讓人民休養生息了。若四邦之中有任何一方毀約,其餘三邦得與以制裁。」

  翌日四魌界內的人民早起幹活,依舊是男耕女織,偶然相逢於阡陌街巷內說起前些日子真是不太平,這又是誰和誰先挑起的戰火呢?絮絮說來那些個箇中原由紛紛亂亂——也罷也罷,反正咱們的王一定能平息這場災禍。

  正所謂晴空萬里,雲朵兒都飄到了萬里之外的集境,壓得皇宮內一片死氣沉沉。燁世兵權披著厚重的晨露負手而立,目光盡處不是曙光,曉色漸露。他回頭,看向跪了大半夜的鴉魂道:「起來吧,集境之敗又豈能是一人之過?」

  「戰場上兵荒馬亂之時屬下竟然還待在苦境……」鴉魂抬起頭,只見著一雙軍靴踢著漂亮的正步經過自己,他復又低下頭去。

  燁世兵權抬起手來放在腰間輝煌之上:「很好。若是你仍然感到愧疚便在這裡跪上三天,吾准你走;若是仍想成事,便去召太君治來見吾。」

  彼時集境內人心向背,虓眼皇帝竟宣布要閉關,國內大小事務全交給天機院院主太君治打點,一天之內這消息便傳遍了天下。

  楓岫倚在榻上打盹兒,昨夜於酣睡之中忽然驚醒,醒來之後卻又不記得究竟做了什麼夢,便這麼睜眼至天明,眼看著又要去上朝了,這會兒他卻是睏得很。敲門聲傳來,他不情不願地應了一聲,侍女推門而入。

  半個時辰後他慢吞吞走上大殿,放眼望去人都齊了,可這肅穆之中仍是空落落的,他又悠悠晃進專給國師坐的位置上,這才曉得原來有些位子上根本也沒有人,該出現的不是缺胳膊少腿了那就是已經身埋黃沙。

  是以那些將領們一個個站得東倒西歪,卻仍是掙扎著挺起腰桿。

  時至今日還能晏晏然坐在這兒,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羅喉無聲進入殿內,一時悄然,原來臉上木無表情的眾人卻忽然都都有了光采,眼巴巴望著武君堂而皇之地坐下,等著他開口。

  「吾允你們解甲還鄉。」羅喉淡淡道。

  砰砰砰砰,膝蓋落地的聲音連成一片,所有人都跪地稽首,亂糟糟喊著既然入了天都便沒想過再離開沒有國何來家背離君主實乃不忠拋棄曾生死與共的兄弟們實乃不義云云,甚至連不離不棄生要做武君的人死要做武君的鬼都出來了。

  楓岫蹙眉站了起來,羅喉卻伸出手制止道:「吾很欣慰你們要留下。吾亦明白英雄是為和平而存在的,當有人挑起戰爭時為了恢復和平就需要犧牲,只是很多時候即便是英雄也無法阻止這些犧牲。跟著吾,就必須要有這樣的覺悟。」

  語落,大殿上又陷入沉默,半晌後卻不知是誰先起的頭,武君!武君!武君!

  連綿呼聲中羅喉轉頭看向楓岫:「吾可沒有說過讓你走。」

  楓岫哦了一聲:「能為武君效命實乃楓岫的榮幸。」

  「哈,日後尚有許多事務要勞煩你。」羅喉頓了頓,「第一是顧好你的身體;第二是將事務下放給其他人,不需要事必躬親;第三是待在吾身邊。」

  楓岫怔然,羅喉將視線轉回去落在殿內眾人上,揮了揮手,待眾人安靜下來之後才道:「所幸此次戰場是於集境內,苦境並無太大損失,此次大勝吾要論功行賞,吾更要祭拜那些戰死沙場的兵士們。」

  武君羅喉今日說的話抵得上他的半生,他說江山代有才人出,此時仍舊萎靡的苦境集境與四魌界來日必當再次昌盛繁榮,再之後是人心從未滿足,戰火又要燃起,下一次撲滅它的人會是哪個英雄誰知道呢,芸芸眾生就這樣生活在一代又一代之間,離散悲苦、聚首痛哭。和平是為了眾生而存在的,而武君今日站在這裡又身後又揹負了多少性命,他羅喉日後也必定會再次取人性命,戰火、毀滅,而後重生。

  出生入死之後的人們哭聲極為壓抑,羅喉再次揮揮手,遣退了所有人,待到他的將士們都退出視線之外後拉住正欲離開的楓岫:「吾在等國師的回答。」

  楓岫嘆了口氣:「武君要臣留,臣不得不留。日後吾定當鞠躬盡瘁,以報武君對吾的賞識之恩。」然後他學著羅喉那樣頓了頓,「若楓岫再更有福氣一些,或許也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羅喉大笑,忽然探過身子用嘴唇輕輕碰了下楓岫的額頭,趁著那人再次露出瞠目結舌的表情時道:「沒有了你楓岫,吾恐怕要無聊一生。」

  楓岫笑笑,正想回話時卻有人來報說火宅佛獄凱旋侯求見。                           

  從火宅佛獄到天都那真是一段風塵僕僕的路程。凱旋侯直勾勾看著苦境的武君,似是倦了,說話時畢竟少了點諷刺與戲謔,可那眼神仍是桀驁。

  羅喉不動聲色聽完,冷笑道:「看來咒世主也是個識時務的人,正好吾苦境的兵士們也都累了,相信你們火宅佛獄也不惶多讓。不過吾有話要請凱旋侯帶回去給你們的王。」

  凱旋侯神色漠然,末了甩下一句告辭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武君羅喉說若然失意,哪怕十年廿年甚或百年後,再來一場。


评论
热度(3)
  1. 海东青雁泊之洲。 转载了此文字